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やまたま | 29th Feb 2008 | A for Anime | (170 Reads)


碩果僅存的熱心老師,以及看起來很尊重兒子意願的父親…假如不知道朋也背後故事的話,大概只會把朋也成為不良一事的責任全數往朋也身上推罷…雖然他確是得承擔部份責任就是了。


即使明知把三次元的常識放到二次元的故事裡是非常失禮的行為,但當看到渚為了讓朋也跟他父親拉遠距離、冷靜下來而主動倒貼請他暫住自己家裡時,心裡還是有一團火在悶燒着… (=_=)


一口氣得罪兩位他心目中的「暴力女」的春原。智代和杏都手下留情了呢;就往績而言這種Double Punch本可以把春原轟出學校的… (=x=)


擺出一副《らきすた》裡あきら様不爽表情的春原。假如沒有comment把這個ネタ說出來的話,本人是絕對不會留意到的… orz

朋也入贅渚線故事開始回。最大的怨念已在上面的圖提過,不再多講;再說這是原作的劇情,要唸的話也是唸原作劇本而非動畫版。由於渚的故事還只是在鋪線中,看畢整話最多也只能想到渚想道歉的事跟早苗辭職不做教師的事有關,故此先放下不想。相比之下,個人對於朋也和他父親的事情較感興趣… 對了,在這之前先讓本人再吐一個槽:哪有學校在一個學期裡搞兩個學祭的?(=_=) 這樣可會是學生和學部忙死的啊…
 
無疑朋也的父親是使他成為不良的直接原因:朋也高一時和直幸吵了一場大架,使兒子的手臂造成永久性的傷害,葬送了他的理想。那件事使二人的關係受到同等程度的傷害(雖然之前也好不到那裡),雖然兩人從此不再爭吵,但亦使兩人不再交流,形成現在這種在同一屋簷下各自生活的情況。這些雖然是真實的描述,然而使這種情況持續下去的人其實正是朋也本身。由於他對父親摧毀他將來的事一直未能放下,使他把自己封閉起來,全面否定父親的心意。事實上縱觀至今的話數,他父親也不至完全跟朋也沒溝通的(就本人的印象而言,至少還有問過朋也有關那幾串「團子大家族」一幕),因此與其說他父親一直都潦倒地活着和不理會他,毋寧說他父親其實是不懂得在鑄成大錯後如何跟朋也表達歉意更恰當一點。當然對朋也不能原諒父親的心情也有一定程度的理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價值觀,也有自己放不下的東西的,因此朋也在古河家生活使他對家庭觀念的轉變,以及如何從「被父親摧毀自己將來」的陰影中走出來、跟父親和解將是渚故事以外本人最想看的一點。
 
此外也想講一下京アニ:感覺上它的作畫越來越簡化了,(=_=) 特別是在ニコニコ看有關《Air》、《涼宮春日》和《Kanon》等的MAD片後,這種感覺就更加強烈。當然,既然是MAD片,製作者當然會把最精華最神的部份放上去,然而在印象中在《Kanon》以前的京アニ作品,神畫質部份跟平常作畫的落差其實並不明顯的,可以說是相近甚至是一貫的水平;及至《らきすた》這種落差開始明顯。然而,由於原作畫風以及《らきすた》的重心是在歡樂方面,因此觀眾對於畫質之間的落差並沒有太大意見,甚至視作為笑點。及至此作雖然是有不少神畫質的演出,只是把這些部份和平常部份相比的話,則有明顯的斷層存在,情況有如PS2版《FF10》中即時運算的過場跟事先壓製好的Event動畫的差別般。(事實上假如用標清電視玩的話差別還不算很明顯 XD) 這大概就是原本擅長跑短途賽(一季番)的馬改跑中長途賽(半年番)後所作出的妥協罷。假如可以的話,本人還是希望京アニ能夠改回做季番動畫,不然就像《絕望先生》般隔一季來做兩季的故事,以重現本人印象中的京アニ動畫水平。

次回「秘められた過去」,開始進入古河家的故事了…


やまたま | 28th Feb 2008 | A for Anime | (184 Reads)


吉菲踏上哄騙ロリ之路!(誤) 外傳中的吉菲意外地有女人緣,甚至比那標致的「金髮小子」更受歡迎… (=w=)


很有高速公路追逐戰味道的一段。看到兩艘戰艦的機動性,很難讓人相信這兩艘是載員上萬的巨型戰艦…


在萊的策略和吉菲極有默契的配合下,同盟軍警備隊慘被「串燒」的一幕。什麼?為何他們不懂得分頭追擊?因為他們是大眾臉艦隊… (被踢飛)


於彗星群中暫時安身的萊,跟艦上要員商討對策。由於指向性傑夫粒子發生裝置在被破解前不能被搬走,加上帶着一般沒有戰鬥力的船逃走是負累,因此副艦長華倫建議把粒子發生裝置連同船隻一同銷毀,然而在潘德林少校的反對和萊的思量下,最終還是決定兩艘船一起回要塞。由於未能從奪來的船中取得更多的航道資料,因此萊決定以原路歸還。另一方面,吉菲則嘗試接觸瑪格瑞達,博取她的信任,從交談中得知其家族是因為性命受到威脅才亡命到自由惑星同盟的。與此同時,同盟軍的艦隊也搜索到萊的所在、並展開追驅。在萊巧妙運用粒子發生裝置以及其和吉菲的默契下,他兩度阻止了同盟軍的追擊,以兩艦之力擊退了一支警備艦隊。由於感到原來的航道經已遭到封鎖,因此他們在當初收到費沙使館通訊的地點求援,並從那兒得到了新的航道方案。雖然新方案資料不足、要繞遠路、物資亦可能支撐不住,然而出於對聯絡人的信任,萊決定採納新航線,繞遠路回去。就在此時,吉菲找萊商量跟瑪格瑞達的事,提議跟她進行交易,以她的人身自由和家族的財產來換取起動密碼,同時他亦從瑪格瑞達的遭遇以及潘德林少校的反應裡,推斷出粒子發生裝置裡應該尚包含其他秘密,而潘德林少校是知道該秘密的存在…
 
以艦隊追逐戰為高潮的一話。追逐戰那段做得相當棒,相當有壓迫感,細膩度跟正傳可謂兩個水平…不過由於正傳第一季是1988年的作品,為了維持一貫風格,所以到1996年推出第四季時,畫面大致上還停留在第一季的水平,直到《外伝》時才變成相對「現代」水準的風格。(不過在「現代」的角度來看,《外伝》的作畫也是中平水準而已。 XD) 由於正傳中所描述的幾乎都是大型戰役,戰艦幾乎是以炮火互轟,要麼就用防護罩擋下光束,不然就是以彈幕打下飛彈,像本話那種彷如警匪追逐戰的爭持可說是絕無僅有的…當然這也要拜萊對粒子發生裝置的運用,以產生一個不能使用火器的特殊環境所賜。
 
此外也對本話中吉菲和萊的合拍度感到驚訝;那根本是新類型人的感知級數了。雖然萊在正傳裡曾強調吉菲是自己的分身,而吉菲本身也有着跟萊不相伯仲的能力,然而他在正傳中給人的感覺就如歐貝斯坦所說般,是組織的第二號人物。只是在本話中吉菲彷彿跟萊心有靈犀地在適當時機停止散佈傑夫粒子一幕,還真讓人覺得他是萊的分身,能夠完全知道萊的想法並付諸實行…嘛,事實上《外傳》萊的故事的一大重點是補完對吉菲的描寫是絕對沒錯的。
 
次回《奪還者》最終回,由於知道萊肯定能夠帶同粒子發生裝置回到要塞,因此最感興趣的部份還是迫使伯爵亡命的真正原因:到底裝置中被修改的資料到底是什麼?下回自有分曉。 XD


やまたま | 27th Feb 2008 | A for Anime | (195 Reads)


因為被呷醋的ホロ重揑了一下而變本加厲,講狼壞話的ロレンス。這傢伙在能佔口舌之利時還真會有風駛盡里啊…不過當他在晚上面對呷醋並挖苦他的ホロ時,他以幽默的應對來緩和氣氛,也使他在本人的心裡加分了。


本來只為了一試牧羊人的護衛能力,最後郤陰差陽錯、在不知不覺間避開了追捕者第一輪追查的二人。這四十銀幣可花得物超所值啊…


在自己所住的地方明顯不受歡迎的ノーラ,大概也是因此才渴望跟人聊天罷。她到底有着怎樣的過去?


ロレンス跟他的「おやじ」見面。連髮色都不同,這位ヤコブ應該是虛父罷… XD 只是經過這番閒話家常,ロレンス的兒時糟事都給順風耳的ホロ聽到了。期待ホロ下一話的吐槽www。


追輯ロレンス的人。到底是來自教會、或是上一話那個被敲的商會的人,還是只是ロレンス的相識?


主幹故事開始前的一話,也是ホロ和ロレンス的夫妻相聲回。(=_=) 看着喝過酒的ホロ挽着ロレンス臂彎那段,ホロ的那種親暱態度、還有ロレンス那理所當然的接受很難不讓人懷疑他倆是否有過一腿…(係係,只有本人一個糟糕而已) 嘛,反正ホロ跟ロレンス的交流還是相當有趣的;ホロ那適當地表現自己的醋意和脾氣、能夠分辨話裡的輕重真偽並以予以適當的回應等,都是她的魅力所在。當然,假如沒有ロレンス這位有包容力的旅伴的話,ホロ的魅力就沒有發揮的地方了。
 
在本話中ロレンス為了一試牧羊人驅狼的身手、看看這門生意的可能性而雇用ノーラ。就結果來說他雖然沒有機會見識到ノーラ的能力,然而郤讓他藉着ノーラ跟教會的關係,在寬鬆的審查下順利取得通行證,對於帶着ホロ的ロレンス來說,這是個相當不錯的意外收獲,(當然原作的ロレンス可能算到這一步,但動畫版既然沒講就當他沒有) 再加上本話的最後有人在城市的主要關卡找ロレンス,可見他這一着背後的價值其實遠超於40銀幣的。此外,ノーラ那帶領和人走過那段連騎士也為之懼怕的ラムトラ的森林捷徑的護衛能力也將成為日後她帶領ロレンス和ホロ逃離追兵的伏線罷。
 
對於ロレンス他們報關時,關員聽到車上所載貨物時的臉色轉變本人不作評論:事關本人在看ニコニコ時經已被comment戲透了。orz 反正本人現在期待的是ロレンス如何在種種劣勢下仍能從中獲利。以這種發展而言,ロレンス在這宗生意裡(指整個第二篇故事)能夠打個和經已很難得了…


やまたま | 26th Feb 2008 | A for Anime | (437 Reads)


兩位オタク惺惺相惜,分享心得的感動時刻。只是,用不着以正座的方式來聊罷,氣氛看上去好嚴肅。 (^_^")


因為珠姬和凜劇情理解的分歧,結果坐談會變成ブレイパー鑑賞大會,兩人一同重溫整套作品!(=_=||) 這種完成度真的讓人懷疑《超龍戰隊》的劇場版被獨立拍成OVA的可能性。(=x=) 順帶一提,本人也覺得拆炸彈那段是由シナイダー解除危機的。 (被拖走)


由於下意識驅使,使原本珠姬等待救援的一幕變成ブレイパー控和シナイダー控之間的對決!看到二人把自己完全代入角色的shot,本人論她倆會用上二位人物在《超龍戰隊》中的大絕進行對決的可能性… XD


《超龍戰隊》篇後半回。(沒誤) 看着珠姬和凜秉燭詳談讓本人想起自己在她們那麼大的年紀時和好友在假期裡一同打機的日子。(遠目) 雖然沒有她們那種近乎探討性質的深度(主機都擺在眼前了,當然是以手掣交心罷),但那份能夠與同好一同分享意見和合作的感覺郤是一樣的。特別是最近玩過私服版《RO》(是的,幾乎跟本Blog創立的時間一致)以及《Kingdom Under Fire》後,對那種「戰友在身邊」和「戰友在自己的遊戲機/電腦前」的落差有深刻的體會;特別是後者,雖然感受得到Xbox Live那種用心營造出來、在即時通訊的情況下仍能保持一定流暢度的遊戲環境,但是在打倒boss後看不到戰友、只能隔着mic 向對方傳達興奮的心情,那種氣氛可是會減半的啊…偏偏現在電視遊戲機和電腦遊戲正朝向online化發展,能夠一部主機兩人或以上一同玩的遊戲越來越少(party game除外),除非特意在家裡弄至少兩set相同的遊戲機/電腦連電視/mon,否則現在的趨勢事實上跟迫人窩在自己家裡打機無異…雖然本人承認這種發展趨勢利大於弊,讓玩家能夠隨時隨時找到玩伴,但對於像本人那種比較喜歡跟認識的朋友一起打機的人來說,這種方便反而增加了隔閡。不過在這之前,本人得承認另一個事實:工作在上,本人早就沒有徹夜打機的奢侈時間了…因此以上的話還是「此情只待成追憶」罷。orz
 
咳咳,由於有感而發,所以扯了很多無關的話。(=_=) 總之本話證實了凜也懂得劍道,而且修為不低(至少能夠跟珠姬爭持),可說是為珠姬度身訂造的宿敵。她倆大概會在之後的關東大賽中再度碰頭,以她對シナイダー的愛的實力成為第一位打敗珠姬的對手,成為她成長的動力。除了珠姬和凜這一對宿敵外,キャリー在本話亦再度出場,加深她和ミヤミヤ之間宿敵的關係,可預期兩人在正式比賽時的對決。雖說ミヤミヤ很有潛質,但要打贏キャリー這種由單劍練到耍雙劍的對手還是覺得有些勉強…雖然她在愛情方面肯定是長勝將軍就是了。(=_=)
 
由於身體抱恙,今天的感想寫到這裡為止。次回「敗者と勝者」,終於肯做跟劍道部有關的劇情了啊…
 
後記:身體好一點了,字幕版也釋出了,所以再補上一些感想。(畢竟本人吃raw的能力有限啊…) 有關珠姬和凜在戲棚有關角色強弱的話題,其實跟石橋之前所講的、敗者能夠看到勝利者所看不到的東西的另一種演譯。ブレーバー他們雖然百戰百勝、シナイダー則不斷失敗甚至最後戰死,但在內心的強韌程度而言,則シナイダー明顯優於ブレーバー。在捌除正義和邪惡的立場後,雖然シナイダー屢次被ブレーバー所挫,但都能在下一話捲土重來,以更強的手段和戰法去挑戰ブレーバー(不可能一成不變,因為這樣就吸引不了觀眾 XD)。這種越挫越勇的心理素質正是未嘗一敗的ブレーバー所沒有的,亦是他們不能看到的東西。石橋希望珠姬能夠盡早一嘗敗績,也是希望她這塊好材料能及早培養出這種心理素質;雖然俗語有云「有心唔怕遲」,然而當一個人站到顛峰時才跌下來,跟在山腳或山腰時跌倒所承受的傷害、以及所需的康復時間還是有差的。因此,大概可以預測動畫版會以珠姬口服心服地一嘗敗績作為最後的高潮…


やまたま | 25th Feb 2008 | A for Anime | (158 Reads)


製作組感受到觀眾的怨念,作出妥協了!\(^o^)/ 本作播放至今首次出現的非黑路人。


為何夏奈叫的都是千秋的同學?她最大的娛樂其實是作弄千秋罷。 (=_=)


以一件頭泳衣企圖瞞天過海的まこちゃん。諸君,変なものが見えませんか? (=_=||)


只要坐上武大叔的車就肯定不能準時到達目的地,因此第一話的迷路絕對不是春香的錯… (誤)


同樣是「公主」的ネタ,夏奈玩得比一眾小學生都盡得多了。圖中是池魚內田在千秋的「幫助」下的迴轉式入水… XD


雖然黑Model沒有完全消失,然而看到這幕本人想起NDS遊戲《為你而死》和《孩子從哪裡來?》的人物… (=x=)


看到千秋的游泳方式很有吐槽的衝動…難道她以為所謂的游泳是不能換氣?還是她的目標其實是閉氣游25m?這樣的話確是一個遠大的目標…


本話的最後一幕。完在這裡真好,因為之後等着大家的大概會是可怕的黑春香~ (茶)


本來是水着回,然而不知為何郤變成新年許願回。XD 由於想打xbox最近比較忙的關係,本話感想從簡。本話延續上一話那接近第一季的水平,再加上沒有那位讓人怨念的フユキ出場,可算是至今最好的一話。千秋「公主」的綽號被夏奈知道後那一段玩得非常歡樂,玩到後來連千秋也公主(其實是女王模式)上身,反過來以此欺負夏奈。XD 怎樣也好,雖然來得有點晚,但既然摸索到方向的話,就按着這方向做下去好了。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