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やまたま | 31st May 2008 | A for Anime | (227 Reads)


本話的吐槽吐得好!由於是長官的上司玄田吐槽的關係,郁也不能反擊了… XD


篤想安慰郁,結果反出洋相的一幕。看到這一幕本人大笑了。 XD


好個自稱兄控、藉以攻略柴崎的一着啊… (=w=) 不過手塚說自己對兄長尚有期待這一點應該是真的就是了。


柴崎更漂亮的一着!這種惡作劇和實用性兼備的應對,使本人對她的好感度大增了…


讀了信後要花一段時間才能把信的意義明白過來的郁。(=_=) 這可說是慧對郁說教的報復罷。XD


審查會回。(雖然更多是角色戀愛flag建立回 ) 對於研究會的未來計劃,本人只想問一句:你們為何非得要先解散圖書館隊、昇格為政府機關後才作政治鬥爭?更正常的思維應該是先在外頭安排好一切,去到商討癈除審查制度(解散良化隊)時,才以解散圖書館隊作為條件罷? (=_=) 這樣子把圖書館隊解散,再讓武裝化的良化隊蹂躪十年廿載後才能換取的「自由」,原則派那邊當然會反對啊… 十多廿年的肆意審查,可能夠讓圖書館裡一切「問題刑物」都變成黑歷史的。簡而言之,對於良化隊的目標本人雖然是沒有意見,但對他們的計劃則持有強烈的懷疑態度:這樣子真的能解決問題嗎?達成目標前你們圖書館裡的資訊又該如何保護?還是說這其實是研究會把圖書館賣給良化隊的陰謀? (=x=)

由於連研究會本身的主張亦問題多多,因此整件事的過程都來得非常兒戲:在經過一場能夠被亂入和打斷的尋問 => 事件幕後黑手慧出來邀請郁、並自暴身份 => 慧為郁的責罵所動,為了不傷害自己弟弟而對此事罷手,並放過她。 (本人不認為他是因為不想招惹圖書館王子 篤才罷手…篤再厲害也只是一個稍有官階的兵長級人物而已) 整件事可以用「一場鬧劇」來形容。 (=_=)

不過與此相對,此作在描寫人物的互動真的相當不錯,像郁和篤漸漸加深的牽絆,還有手塚和迆崎自本話起開始增加的交流等,都讓人看得很舒服… 對此本人只有搖頭嘆息,假如此作能夠把這些奇怪的世界觀去掉,寫成一個簡簡單單的紀律部隊或企業內的事件的話,則此作的故事將會變得相當出色了。 (え?這種故事跟電視台播放的八點檔肥皂劇有什麼分別? =x=)

本話的感想先到此為止。在圖書館王子身份被揭發的現在,郁將會以怎樣的態度去面對篤?這將會是下一話的主要內容… 反正嘛,這部本人早就把此作當成愛情喜劇來看了,戰爭還是權力鬥爭什麼的,本人早已拋諸腦後了。 (=3=)


やまたま | 30th May 2008 | A for Anime | (154 Reads)


半年沒見的二人互相問好。看到這一幕,本人不知為何會想到這個…  (=///=)


アリソン的憂鬱。XD ヴィル的戀愛鈍感還真是非一般的強,アリソン要攻略他恐怕只能直接推倒他了… (=x=)

 
偵探動畫的定番:謎之黑影人! XD


新故事的展開。由於之前已被人略為透過,所以對此篇故事大概有個理解,但所幸感覺上還有不少支線支持,像那個ストーク少校的真正身份和目的,還有ヴィル跟べネディクト所商量的、打算給アリソン的驚喜等,都取而代之成為本人對這篇故事的期待點:事實上本人對此作「武」的部份從沒有滿意過,也不敢再有任何期待就是了。(=x=)

有關アリソン父親的死,很明顯當中另有內情。在本話中ヴィル曾提及過,整份報告是軍方在事後根據現場留下的證據所推斷出來,而他們是根據從屍體頸上拿下來的身份證明(估計是軍牌) 來確認屍體的身份的,因此這個被爆頭的屍體到底是否就是アリソン父親本人仍有商榷餘地。進一步推想的話,則可能ヴィル所要給アリソン的驚喜,就是有關アリソン父親在生的消息:反正這一切留待之後的劇情發展就好了。

由於本話的焦點放在四位主角的敍舊,還有交待アリソン父親戰死的事情,主要關連人物幾乎只是亮個相而已,因此別無感想。次回「陰謀というの名の列車」故事正式展開,就看這次的故事能否寫得/演譯得好一點罷。  (=x=)


やまたま | 30th May 2008 | A for Anime | (182 Reads)


會相信這種玩笑,並慌得讓小艇翻過來、使二人濕身的女孩,當今世上大概就只有琴子了… (=x=)


原來這父親也知道自己一直在打擾入江家的啊… 琴子父會作出這樣的決定,是否受金之助的影響?


約會跟蹤,還有直樹告訴琴子「不討厭她」回。事實上本人對一次約會就能驅使直樹向琴子剖白內心想法的發展感到意外:本以為裕子在故事中會有更高程度的威脅的,然而從本話來看,只怕她對二人的威脅大概和金之助差不多而已。(=_=)

從好的方面來看,直樹會如此快向琴子表態算是比較有良心的表現,畢竟他在這段關係中處於優勢的位置,一直以來都是琴子在追趕和迎合他;即使兩人住在同一屋簷下也好,兩人真正內心交流過的次數還是屈指可算。藉着這次約會跟蹤事件,直樹除了再次看到琴子對自己的在意外,更重要的是讓他了解到琴子在自己內心的地位有別於其他女性(至少他能拿裕子這位頭腦好的美人來跟琴子比),因此他才會跟琴子在餘下的半天裡約會,並把自己那彷如中期業績報告的心意告訴她。雖然從文字表述而言,「不討厭」跟「喜歡」還是有很大距離,但對於二人關係是從最低地獄開始的琴子來說,這已經是莫大的里程碑:了雖然她能夠把這番話理解成求婚的脫線程度不是一般的低就是。 (=_=)
 
然而,在二人關係開始出現發展可能時,琴子的父親突然決定離開入江家,使二人目前同一屋簷下的生活和形勢改變。雖然琴子從此不能再與直樹出雙入對,但對於二人算是剛開始的關係來說,這樣也許會更好一點。對直樹而言,在目前這種每天都見得到琴子、視她在身邊一事為是理所當然的生活會之下,他不會去珍惜眼前這位紅顏知己 (算是嗎?怎看也像是追捧偶像的fans多一點)。現在二人不能再朝夕相對,直樹方能在獨處時體感到琴子的價值,從點點思念中重新審視自己對琴子的心意,產生戀心。

本話的感想就此結束。次回「sayno」,琴子父女搬離入江家,還有關於裕樹的一話。就看這位自第四話以來一直空氣的死小孩會有什麼故事好了。 


やまたま | 29th May 2008 | A for Anime | (459 Reads)


此雪糕 (其實還有礦泉水,不過前者連名字都被唸出來了 =x=) 硬銷程度之高不比某Geass的 ピザ女 低… 只是,在中段時式一臉愁眉苦臉的吃雪糕,不怕會帶來反效果嗎? XD


即使是變回人偶的手也好,這樣有血有肉地割下去還是會讓觀眾看得「痛」的… (=x=)


相當有水準的戰鬥畫面,只可惜對手是活靶… (=x=)


這個其實是自婊罷? XD 雖然在看完整話再回想的話會對故事的評價有所提高…


因為今天沒新番看,因此今天補完一套不少blog經已寫過的片,並寫下感想…反正這裡從來沒有跟上時代的步伐就是了。 (=_=)

事實上,對於非原作眾的本人而言,要把這話看出脈絡,花了本人不少的勁:也許是精神不夠好的原故罷,然而它那種把解謎要素和世界觀散佈在全話各處的做法,使得本人在看的時候有着點點茫然之感,看完後則相當吃力地翻來翻去以理解整話故事,像霧絵尋死的心態要連同蒼崎在開場不久時對式所講的、有關「人在極度空曠的空間中會把自己融入該環境中,並失去區分兩者能力」的想法,還有幹也那「蜻蜓看到蝴蝶努力試飛」的夢一同服用才算完滿。結果在看完本話至寫文前,本人就不斷在那三段之間翻來翻去… (=_=)
 
話雖如此,本人還是沒把少女們跳樓的真正原因看懂:到底她們受到霧絵的影響才墮樓,還是只是因為到了大廈頂樓,被眼前的景象衝擊而失去個體的意識?依霧絵所說,她是看到了自殺的少女們在飄,自己想跟她們說話,但由於她們早已被眼前的景象所衝擊,意識與該環境融為一體,因此沒有聽到霧絵的呼喚。假如就這樣看的話,則霧絵其實並沒有加害於少女們。(事實上這裡是有疑點的:因為她曾對式用過暗示,意味着她在和那些自殺少女們的呼喚裡也許包含着種種暗示,使那些女孩的意識在那環境中消失) 式和她立場對立的原因只有一個:霧絵把幹之的意識帶走並禁錮起來,因此式兩度登上大廈,想從霧絵那兒取「人」。
 
由於是第一章,因此故事留白的地方尚有很多,基本上本話只說明了以下三點:

  1. 在作品的世界裡,人死後「記憶」仍能留於現世,像火熄滅後所冒出的煙般。

  2. 蒼崎憑着高超的人偶製作技術,能夠製作出外觀和能力上與真人無異的「魂之容器」,而該「容器」在此作裡則被稱作「空」,而此作的女主角式也是被加入了記憶的「空」(其實這「から」用「殻」作為漢字會更貼切,現在寫之為「空」大概是作者的意思罷)。

  3. 除了蒼崎外尚有人研究魂之容器,但和她不同的是,該人所製作出來的容量並不是人偶,而是使記憶具現化的「靈魂軀殼」,能讓使用者脫離本來的軀體、以類似幽靈的姿態活動,而這種情況則被稱為「二重存在」。


有關本話的感想先到此為止。有關式記憶的由來,將會在第二章「殺人考察(前)」中講述。雖然看上去有點亂(應該說要花時間去咀嚼),然而由於看得出這劇場版的用心,因此還是會追看下去的,反正不是每周一話,平気平気~ (被拖走)


後記(概念修正) orz
rookierookie提點,得知自己對劇情誤解之深,因此特意打出此後記以作更正(不過當中還是有加入自己猜想):

  • 有關少女墮樓之原因:少女們會上大廈的到底是出於自身意願還是霧絵的喚喚仍是未知,只知道由於巫條大廈本身的特殊性(下文會提及),她們飄浮的影像早已存在於其中,並被擁有俯瞰能力的霧絵所看見。霧絵雖然企圖喚醒她們,但由於她們只是影像而非實際存在,因此沒有回應。及至少女們一個個來到大廈天台,影像成真時(只是飄浮起來的 是靈魂還是連同肉體一同浮起同樣不清楚), 霧絵的呼喚使她們「醒」過來。對於少女而言,她們飄浮能力只存在於無意識之中,當她們從無意識中甦醒過來時,她們對自己「不能飛」的理性認知覆蓋了她們飄浮的事情,結果醒來的女孩們一個個就從空中墮下身亡。
  • 有關 1。雖然作品裡有沒有靈魂肉體二元說仍是未知之數,但至少並沒有在此話中出現,少女們的影像會出現在巫條大廈並不是靈魂而是影像而已。至於少女的影像會一直留在大廈天台上的原因是大廈時間的流動性跟外面世界不同:巫條大廈本身及其範圍內的時間過過得比外界慢、甚至趨於停頓。因此即使少女們經已墮樓了也好,還是沒有墮樓也好,她們飄浮的影像一直都在大廈天台上;這是大廈所殘留的「資料」的一種反映而已。
  • 有關2,式本身並不是由橙子所製作的人偶,她是一個人,只是左手義肢化而已。至於有關式的「空」,則和橙子在本話提及她所製作的人偶時所說的「人偶畢竟只是一個容量,沒有靈魂的話就只是『空』」是兩回事,前者的「空」指的是式的一種人格,而後者的「空」本人則懷疑其實是「殼」(日文「から」的漢字既可寫成「空」也可是「殻」),也就是單純空白軀殼之意。
  • 有關3,使霧絵得到「俯瞰」能力的人所持有的並不是製作「靈魂軀殼」的技術,該人所用的「二重存在」該是把霧絵的靈魂一分為二,並賦予脫離了「はこ」( =箱,人的軀體?) 那邊的靈魂特殊能力。

以上就是要修正之處。希望這些理解能讓本人在第二章及其之後的各章不會再該誤那麼大罷… orz  (やまたま - 31 May, 08)


やまたま | 28th May 2008 | A for Anime | (180 Reads)
福田伸行,本人不認同你這個混過去的結局!快給本人多寫兩話,把真正的最後一戰寫完!囧 (翻桌)

怪物間的決鬥在本應最高潮的時候被跳過的結局。Orz 雖然承認アカギ那個使鷲巢十二番天糊最終失之交臂的一著相當高明,(雖然同是截糊,但故意讓自己出沖給安崗,使鷲巢的心情從天國一下子墮進地獄,可見這アカギ絕對是惡魔… =x=),之後對節節敗退的鷲巢所作的心理分析也相當精彩。四局下來,アカギ從鷲巢手上贏了三億,而鷲巢亦輸至崩潰,躺在沙發上喘氣。故事至此仍沒有什麼問題。


然而問題是在此之後:雖然アカギ經已把鷲巢玩弄於股掌之中,基本上認定鷲巢除了有錢外其他方面跟常人無異,他在鷲巢麻將的不敗,只是因遊戲本身的不公平規則所致,使他從沒有真正參與其中,對他而言鷲巢麻將只是一場由他當獵人進行狩獵的遊戲;在目前這種沒有輸不盡財力的支持下,現在的他只是一隻求生意志強大、恐懼着的老鼠而已。然而,アカギ在細想後,認為鷲巢在75年的人生中能夠有着如斯成就,並一直站在頂峰,箇中一定有アカギ所未看到的一面,也就是說現在喘氣中的鷲巢並不是真正的他:在這背後應讓還有那個讓他登上人生顛峰的一面,而這才是「昭和怪物」的真面目。

對於追求生死相搏的決鬥的アカギ來說,アカギ並沒有把己贏下來的錢放在眼內,也不會像安崗和仰木般有見好就收的念頭;他所想的是把「昭和怪物」的真正一面引出來。因此他故意向鷲巢作出挑釁,要求繼續對局。為了明示自己的決心,也為了讓鷲巢覺得自己尚有勝機,他故意把自己因為輸了而被抽出的1400cc血液倒出來,並它們悉數報廢,並告訴鷲巢在之後的對局中,他被抽出的血也將全數不會要回,完全不留自己退路。感受到アカギ的覺悟,鷲巢也從本來的崩潰狀態中回復到銳利的狀態,並把自己留下來、真正最後的一億元也拿出來加入賭注中。把自己所有退路都斷掉的二人,眼看將會有一場更龍爭虎鬥…

然而,也許由於作者 認為每人對「最精彩的對決」的定義有所不同的關係,因此把這場終極對決留白,時間一下子跳到廿三十年後,在アムロ 旁白說出那一夜成為了為人傳頌的一夜,還有那個類似アカギ樣子的人走來後,故事就此完結… orz

當然,由於是一早就準備好全套片的關係,因此早就知道此作是26話,而事實上當本人看到アカギ在最後幾分鐘還在挑釁鷲巢時,心想此作是否還有OVA或第二季之類的可能性…然而當本人看到26話的最後,時間一下子跳到九十年代時本人就絕望了, 情況就有點像《ドルアーガの塔》第五話中那2D (應該說任天堂化 XD) 的「傳頌後世的戰鬥」般,完全被混過去的感覺。然而《ドルアーガの塔》那邊只是用來一笑置之的搞笑環節,這邊可是拿來當結局啊… orz 總之,對這樣的結局,本人是難以接受的。


觀後感
「一部敗在結局之上的作品」,這是被那個留白結局氣得頭昏腦脹的本人最大的感想,有關原因上文已有所提及,不再多講。這裡試從其他方面去講一下對這作品的整體感受。

事實上此作以麻將為題材,確實會讓不少不喜歡和不懂麻將的人望而却步。然而實際上麻將知識在此作中並不是必需的:就像沒有多少人懂圍棋但同樣看《棋魂》看得很快樂、甚至因此而嘗試去學圍棋般(本人絕對不是在說自己… =w=),此作的重點其實並不在麻將,而是在於對局者之間的內心描寫,雀將在當中只是發揮工具的作用而已。當然,由一個對麻將略有認識的人說出這話好像不太客觀,但就像「最後」的那場十二番天糊般,觀眾只要知道「鷲巢本可以通過鈴木的餵牌來連莊,結果郤因為知道アカギ手中有他所要的牌,為了能夠直取アカギ而放棄這機會,執念地等待自摸或等アカギ出沖」這一點,然後再慢慢欣賞鷲巢在每一巡時的內心變化,那已經相當精彩了。

當然,以上的只是個人想法,而作者也好像感受到以特定的賭博方式為題材會有吸引力不足的問題,因此在後來的《逆境無賴カイジ》中把「賭博」的內容改變,變成了各種不同規則的「遊戲」,觀眾不需要豐富的賭博知識,只要看漫畫或作品裡的說明就能夠通曉玩法,使讀者或觀眾更能投入其中,感受人物的內心變化。這可說是《逆境無賴カイジ》這部後來的作品比此作要優勝的地方,也可說是作者的進步。

假如問此作是否值得推介的話,本人要說的只有一句:「不介意那種從故事最高潮掉到地面的失落感的話,就儘管放馬過來罷!」相比之下,本人會更推介同作者的另一套作品《逆境無賴カイジ》的。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