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やまたま | 28th Feb 2009 | A for Anime | (191 Reads)

本話的第一個主故事:ヴァンプ将軍和兩位舊部一同想當年。ヴァンプ将軍你好像是レッド的死對頭罷?怎麼他叫你正座等着被說教,你就真的乖乖在烈日當空之下正座啊?ヴァンプ将軍果然有奴性… (=x=)

 


正義英雄盡顯各自特色的鬼畜作戰。看來在氣象戰隊年代的レッド比現在的他更像一名小混混… (=x=)


勝者就是官軍,即使怪人們的吐槽再GJ也好,亦無法改變他們被這些東西打敗的事實… (=_=)


這班人還真夠自虐耶,打輸了居然還拍照留念。(^^") 雖然在事過境遷的今天,翻出來看確是別有一番風味,只是本人還是很佩服他們在當年有拍下這事後照片的勇氣和心情…


本話第二個主故事:ヘンゲル将軍的秋葉原遊記。看見ヘンゲル将軍的軍服姿,就認定他是Cosplayオタク,並拉他到メイドカフェ的 冥途 メイド。總覺得這部份故事裡的メイドさん們很真實… (=x=)


雖然這也是電腦,只是給人的感覺嘛… XD


字幕GJ:面對ヘンゲル将軍為何叫他做「ご主人さま」而不是「將軍」的詢問,メイドさん無視他並繼續自己固有台詞時的內心OS。總覺得這些場面莫名奇妙地真實… (=x=) (嘛,本人尚未去過メイドカフェ就是)


這種平假名的寫法還真微妙:都不知是「世界征服」還是「世界制服」了。XD
此外,這間メイドカフェ的女孩雖然不錯可愛,但服務態度真是差得可以… (=x=)


膳食外的其他「摸摸摸」(自重www) 節目。在「お話タイム」部份,那位聽着ヘンゲル将軍大吐苦水、郤只是敷衍應對的メイドさん的做法,實在有夠欠揍… (=x=)


雖然作為觀眾的本人看得很不爽,然而對自稱弩級スケベ的ヘンゲル将軍來說,他還是非常受落,落入這家メイドカフェ的圈套之中了… (=_=)


タレミミ先輩時間。本人對在メイドカフェ打工的メイドさん居然有閒錢去找ホスト感到非常驚訝… (=x=)
此外,也為輸了猜拳而得忍辱負重的タレミミ先輩淚目:「ご主人さま…ワンワン」~ XD


本話的最後一個小故事:ヴァンプ将軍請牛形怪人部下到火鍋店吃牛肉。ヴァンプ将軍天然屬性的殺傷力果然強大… (=x=)



看過本話氣象戰隊的戰鬥後,相信大家都明白為何Weather Yellow一直沒出場:假如讓他跟怪人戰鬥的話,必定會搞出(怪)人命的… (=w=)

 


やまたま | 28th Feb 2009 | A for Anime | (133 Reads)


個人眼中本話的最大爆點:這傢伙是廿一歲的話,那グレミカ最多只有十七歲… (=x=)


與尚未有明確目的(或者該說首要目的經已達到)的ジル相比,ニーバ這種不停背叛同伴的所為雖然不討人歡喜,但他這種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決心,本人其實相當欣賞的…希望他的下場不是被放置プレイ就好了… (=_=)


N年前的グレミカ。當年的她其實很不錯看的說… (現在也不是差,就是被過份地成熟化而已)



ニーバ回。藉着ジル和ニーバ難得的共同作戰機會,ニーバ的過去、還有他現在的登塔目的都得以在本話中說明。作為ジル同父異母的兄長,他並沒有從父親身得到同樣的愛:相比之下,父親對ジル明顯寵愛有加。對於父親的死,ニーバ不像ジル般投入過多感情,他只是冷然對待,認定他陣前逃走的事實並引以為恥。ニーバ身上的スーマール血統,以及不願受屈服的堅強,得到同族遠親グレミカ的注意,因此在ニーバ離家出走後收留他,在帶他見識世界的同時,教導他作戰技巧。多次陷入絕境的戰鬥經歷,加上嚴格的修行,使ニーバ看盡世間黑暗的一面,心裡的怒火亦與日俱增。及至他與片翼作戰,犧牲同伴性命以擊退牠後,他在無意中喚醒了サキュバス、並從對方中得知世界的真相後,他無法接受這個受到「神」的意志控制的世界,希望能夠取得消滅「神」的力量,並將「神」消滅。
 
那求達到目的,他將自己的真正想法掩飾,把同伴當成踏腳石,先是假裝忠誠,從グレミカ手上騙走虛空之箭,然後自行組隊登塔,取得幻之塔鎖匙後將他們拋棄,為求達到目的再三利用和欺騙同伴,孤獨地走他那向「神」報仇之路。(好罷,還有サキュバス陪着他 =_=) 雖然目前ニーバ好像開始對カーヤ產生好感,然而距離信任他人還差很遠就是。
 
至於カーヤ那邊,雖然她在本話被ファテイナ一行人發現,然而隨着へナロ重新得到其中兩名「騎士」的操縱權,背叛同伴並擊倒他們,カーヤ很有可能被她抓去,畢竟カーヤ作為巫女,也許真的擁有能剋制ギルガメス的力量或秘寶的。當然,除了カーヤ外,本話藉着ニーバ的攻擊而得以脫身的カイ同樣令人在意;從預告中的 調教 畫面中來看,カイ被ニーバ和サキュバス抓住,看來距離她回到ジル他們身邊尚有一段時間…
 
本話的感想到此為止。次回「夢の終わりに」,看來外面世界的內亂如箭在絃,一觸即發…


やまたま | 27th Feb 2009 | A for Anime | (335 Reads)


雖然現在杏的氣質,跟學生時代相比確是判若兩人,只是在對方自報名字的情況下,朋也居然還下意識地先客氣一番, 真不知該說他變得世故,還是唸他早已忘記杏這位舊同學好… (^^")


再說一次:獨留兒童在家中是不對的… (=x=)


一邊唱着亡妻生前最喜歡的歌哄女兒入睡,一邊想像一家三口團聚的情景,心裡郤明白這一切不可能成真,朋也這幕帶淚入睡是做得蠻有感覺的…
將渚的聲音切入並篕過朋也聲音的做法值得一讚:當朋也唱這歌時,本人的毛管都「肅然起敬」了… (=x=)
此外,本人論Mr.武士道唱這歌的MAD出現的可能性… (=w=)


原來這海星麵包能吃的啊… (=_=) 還是說由於汐自小就受到早苗麵包的 洗禮 熏陶,早已失去正常人的味覺… (被拖走)


聽着女兒訴說自己亡母的印象,朋也不禁流出男兒淚,真的非常眼淺… (=_=)
假如汐日後有機會寫「我的父親」的話,本人論第一句將是「我爸爸是個愛哭鬼」的可能性www


汐的發熱,又名皇帝病… (被拖走)

 

作為劇情轉向的緩衝回,本話做得很不錯;只是當本人回頭看那個以1/3話的時間就被瞬殺掉的父子和解部份時,心裡總有種「用一話時間來轉換氣氛實在是太奢侈」的感覺… (=_=)

汐與愉快的伙伴們回。由於不擅寫單純的歡樂回,因此沒有任何感想。 雖然本話主要部份都用來  補回風子第二季中少了的戲份 交代朋也和汐之間愉快的父女生活,但還是有值得留意的地方,一是風子主動跟汐做朋友,且二人快速地諗熟起來的事實;二是汐所去的醫院。這兩者都跟故事的底牌有關連;有關前者,請記着風子昏迷多年的事實(雖然汐確是擁有足以讓風子暴走的可愛就是 =_=),後者則請記着醫院的原址正是當年秋生抱着重病的渚祈求、引發奇跡使後者活下來的地方。雖然不知道動畫版會把原作的設定重現到什麼地步(特別是前者的重要性好像不高),但是請記着現在所看到的東西都是有它的因果關係的。

本話的感想到此為止。次回「世界の終わり」,哀傷再臨…


やまたま | 26th Feb 2009 | A for Anime | (175 Reads)


雖然明白能登的感受,但這樣做其實只會將他和木原之間的距離越拉越遠… (=_=)


作為一個潔癖,當竜児看見大河如此不注意衛生時,他着急的心情是絕對可以理解的… XD


本話重心部份的序幕。不管是什麼理由也好,這次亜美真說得太過份了…


重心部份的第二回合;至此亜美已失去她一貫的冷靜了。


個人眼中很大的吐槽點:這班人能發現大河失踪,郤沒能發現這兒的異常…這班傢伙是眼殘的嗎? (=x=)


由於以往的經歷,因此對大河為了竜児的髮夾而努力至此深有感觸…


當竜児說這句話的時候,心裡想的到底是男女之間的愛情,還是一直以來那種「家家酒遊戲」下的感情?隨着救出大河、並聽到她的告白後,這個問題的真正答案將變得更重要…

 


還真是最悪の展開:沒想到亜美也有無法控制自己的時候…

由接連的爭執而成的一話。從開始時能登和木原之間吵架,到中段亜美和実乃梨的兩度交鋒,再到最後大河在意識迷糊的情況下向「北村」自白,這趟修學旅行在不知不覺間變成戀愛的混戰。(^^") 有關能登和木原之間的事,雖然一直沒有提過,然而看到這一話時,大概已能將整件事的輪廓看出來:能登對木原有意思,但木原郤喜歡北村,因此當大河暗戀北村的事成為2-C班公開的秘密時,能登為了使木原對北村死心,努力撮合大河和北村。木原看見此情況後,就煽動竜児追求大河,最終目的還是為了自己的戀愛。就這一點而言,能登和木原的處境和內心其實是蠻相似的,同樣在追求沒將目光放在自己身上的對象,為了使對方留意自己而給情敵塞對象。雖然從本質上來說,這樣做並無任何建設性可言(畢竟沒能從心上人留下良好印象,二人的關係原地踏步),然而從另一方面來看,在心上人另有對象的情況下,嘗試討好和追求對方,確是一件事倍功半的事,因此他們會這樣做,其實是可以理解的(只是在個人眼中,這並不算是高明的一着)。

相對而言,本人對北村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夠完全不明白情況感到驚訝…雖然不能完全排除他裝傻的可能性,然而以他平日的電波性格來說,本人偏向認為他真的沒有察覺到木原的心意多一點的:應該說現在的北村心裡仍有着狩野,完全沒有留意到身邊的緣份。當然,以目前北村的心態而言,就算木原豁出去向他告白也好,大概還是不會有結果的。

亜美在本話的表現,明顯與平日的她不同,可說是她把這些日子所抑壓在內心的不快爆發出來的後果。對於竜児無視和不理解「家家酒理論」一事,亜美一直鬱悶在心,當她看見北村以一副局外人的身份和態度去調停能登和木原之爭吵時,無法忍受北村的鈍感,因此在旁放冷箭,問他到底是否故意,結果除春原和北村外,其他人都明白亜美話裡的意思,而木原則由於北村的鈍感、還有當時場面的尷尬而哭起來,使事件不了了之。這是亜美在修學旅行中異常的開始。

及至晚上,在女生們以為大河不在場的情況下,開始談起竜児和大河之間的感情問題。由於不爽実乃梨逃避問題的態度,還有不爽実乃梨不去接受對她來說垂手可得、但對亜美來說郤是遙不可及的竜児的感情,因此將実乃梨拒絕竜児的事抖出來,希望能逼出実乃梨的心底話。然而,不管亜美怎麼挑釁也好,実乃梨始終不肯坦白自己對竜児的心意…雖然事件在木原和香椎打圓場下暫時得以平息,但二人的嫌隙經已形成,因此當翌日發生雪橇意外後,亜美一下子就往壞方向想,認定実乃梨是為了阻止她和竜児說話才會讓雪橇撞過來,結果二人舊事重提,並開始扭打起來。可以說,即使亜美能夠看清楚各人心事也好,但是當事情牽涉到自己時,她也無法好好控制自己情緒、以自己的理性去面對和解決問題,使事情往最差的方向發展。

至於大河,則再次表現她為了成全竜児和実乃梨而默默付出的一面:先是把竜児未能送給実乃梨的髮夾,在後者不知禮物背後故事的情況下送給她,還要她當作寶物看待,好讓竜児的心意能夠傳達実乃梨那兒;及後在実乃梨跟亜美扭打、髮夾掉出來後,大河為了回收這件象徵竜児對実乃梨心意的髮夾,不惜冒險爬斜坡試圖撿它回來,最後發生意外。在她意識迷糊、以為救他的人是知道她心事的北村時,她才把自己一直藏起來、對竜児無法遏止的戀心道出來。與実乃梨為了保持大家情誼而不接受竜児感情相比,大河的付出確是顯得更偉大,畢竟她所選擇的,是一條犧牲自己以成全好友和心上人的路,而且假如沒有這次意外的話,大河應該還會繼續撐下去的。(不過就心理壓力來說,沒準実乃梨會更重就是)。

當然,就結果而言,竜児現在總算知道大河對自己的心意,因此他再也不能繼續以「家家酒遊戲」的方式來面對大河,接下來該到他行動,好好整理 這個後宮 他的感情問題了。在個人眼中,竜児雖然戀愛鈍感,但並不是那種拖泥帶水的人:對他來說,最大問題將在於他能否將自己一直以來視大河如家人般的親情轉化為愛情,以及這個過程需要多長時間,畢竟即使竜児知道大河對他的感覺也好,也不代表他就能夠即時將這份親情轉化做愛情。再說,雖然機會較微,但沒準竜児到頭來還是無法把對大河的感情從親情轉化成愛情的。

本話的感想到此為止。次回「君のいる景色」,破局形成後的第一回…


やまたま | 25th Feb 2009 | A for Anime | (168 Reads)


假如ユメミ以原本那套便服見人也覺得不好意思的話,那她穿這套更薄更少布的連身裙豈不是得躲起來了…?


當本人看到這句話時,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這婊了很多RPG作品;只是回頭想到天上人攝取アクト的方式時,才發覺他們好像真的不需要廁所這種東西… orz


此作在音樂方面所下的工夫,還真是非一般的多…

世界觀解說回。有關上一話的戰鬥,最後在ユメミ昏迷時 開金手指 引發出她的アクト能量,加上ガス將グリドリ帶到異空間的情況下結束。在這之後,本話其餘時間基本上都花在補完作品的世界觀之上,如アクト對天上人的重要性(這已經不單是一種能源,而是他們維持生命所需的養分了),還有天上界的歷史。

從ムント給ユメミ的回憶片段中可以得知,最初的「天上人」是一批來歷不明的人,他們擁有能將人們內心活動所產生的心靈波動(也就是アクト)轉化成能量或物質的特殊能力,然而他們未能好好運用這股力量,反而被這種絕對的力量沖昏頭腦,以アクト的力量將當時高度文明的世界毁滅。當他們察覺到アクト能夠從其他空間循環過來時,他們不惜改變星球的外觀,打破時之障壁,並侵略不同的空間,以略奪得來的アクト製造出天上界,在自己的王國中沉淪下去。這種為所欲為的生活,使天上王的心靈變得更空虛,亦使天上界走上頹廢和滅亡之路。看準這個機會的人類趁機反抗,將一直沉醉於享樂之中的天上人逼入困境。為此,天上王將連接天上界和人間界支柱全數中斷,任由其碎片散落和破壞人間,使天上界跟人間界空全隔絕,成為封閉的空間。這事件被天上人稱為「最悪の日」。
 
自此之後,天上人把穿越時之障壁一事視為忌諱,並製作出擁有超越天上王實力、受到詛咒約束的局外人當空間的守護者,不讓任何人再打破時之障壁。然而,隨着アクト日漸枯竭,天上界的人開始產生回復アクト循環的想法,此時身為守門者的局外人郤成了挽救天上界的障礙。作為現任局外人的ガス,非常清楚這一點,因此他放下了局外者的身份,幫助ムント,並主動從天上界消失,讓ムント能着手恢復兩界之間アクト循環的計劃。

這段天上界的歷史,帶出了兩個問題,一是當年那個封閉時空的天上王的下落,二是ユメミ所問的,重新打道兩界的アクト循環能否真正拯救世界。有關前者,雖說故事現時點已距離「最悪の日」超過一萬年,然而看着憶述中那位經過了幾千年沉淪生活但仍不曾更換的天上王,本人不認為他在「最悪の日」後消失或死去;最多也就是被逼退位,隱性埋名地活着而已。可以說,這傢伙有可能是後期出現的一個危險人物。此外,有關ユメミ問題的答案,可以從天上界目前的情況中反映出來:沒錯現在的天上界確實存在良知派,然而與此同時,被アクト的力量蠶食心靈的天上人仍然存在(指的是那些因アクト重現天上界而發動戰爭的國家),假如在這種情況下重開兩界的アクト循環的話,對兩界來說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其實是未知之數… 當然,以目前的情況來看,ムント他們肯定是以「先恢復循アクト環再說」的心情去幹就是。

本話的感想到此為止。次回「諦めないこと」,恢復循環旅程的開始…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