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Shadowrax | 31st Jul 2009 | A for Anime | (182 Reads)


不知未来為何焦慮不安的悠貴,企圖以食物讓她提起精神。悠貴真是個好孩子呢,好得讓本人不太相信她倆是親生姊弟… (=w=)


悠貴www 在知道 未来 肚子萬象奔騰的情況下,居然還繼續用食物來激勵她(而且是吃起來會讓肚子受涼的),對當事人來說這可是一種精神折磨啊。 XDXD


(噴茶) 這套作品還真是讓本人開眼界了:原來日本有便攜廁所這玩意啊… XDXD 有機會去日本的話,絕對要考慮買一包來當手信… (=w=) (收到的人大概會揍本人罷 XD)
此外,也感謝悠貴為觀眾示範這玩意的的使用方式www  說實話,這種在文明與環保間互相衝突的產物還真讓本人心情複雜:難道說日本人遠足行山時都會帶一兩包在身? (^^")


真是厲害呢未来,在肚子「地震」加上餘震所帶來的心理壓力下仍能力保不失,沒有缺堤… (=w=)
可惡,明明這套是災難片,怎麼本人好像看得那麼有喜感的? XD


未来的地獄與天堂。早知如此,當初就該早早放下那無謂的羞恥心,找個角落使用那便攜馬桶解決不就好了? 反正那種大排長龍的流動廁所,環境九成也好不到哪裡去… (=_=)


肚子的問題才剛解決,憤世嫉俗的思維就立即發作。 (=_=) 雖然剛才大人們插隊、一班人因此而吵架的事確實讓人鬱悶,然而單就因為這些個別遭遇而一竹篙打一船人,把大人都當成壞人看待,又會否流於片面、活得太辛苦?


好罷,看在一個上午連倒四次霉的份上,本人不再對未来的壞心情吐槽… 然而說實話,惡運是一種越在意越容易交上的東西,像未来那種對任何事都會往壞方向去想的 中二病 孩子而言,會接二連三遇上這種事,可說是她下意識地認為自己不幸所造成的… 


由於看見被包裹的遇難者遺體,未来開始擔心雙親的情況,而無法跟他們聯絡更使未来焦躁起來…
雖然本人明白她的心情,然而身為姊姊且身邊拖着一個年幼弟弟,未来 是否應當個榜樣,積極面對眼前的情況? (=x=) 結果在這種情況下,看起來少不更事的悠貴反過來安慰姊姊,還要在真理的提醒下才停止咕嚕下去;這小妮子還真是完全不顧他人感受、自我中心得要命… (=_=)


能夠把手機網絡故障扯成雙親不關心自己,這 未来 絕對是中二痛發作… (=_=)


未来 對着一心安慰自己的弟弟大發脾氣的一段。說實話這一幕讓本人看得很不舒服:雖然也不是沒見識過女孩心情不好、發脾氣時的不可理喻,然而在這種發生災難的關頭,加上對方比自己還要年幼、而且還懂事地安慰和鼓勵自己,未来 就不能稍微成熟一點,不向悠貴亂發脾氣嗎? (=x=)


向弟弟亂發脾氣的結果:悠貴也開始走上中二病之路了 (誤)
只是悠貴還真是好孩子呢;沒想到他提出去機械人展覽的本意,是為了開解這位因無法在暑假外遊而悶悶不樂的姊姊 … 只能說,未来有這弟弟絕對是她三輩子修來的福氣… (=_=)


真不愧是悠貴,連任性的理由也有顧及他人(登上東京鐵塔以確認自己的家仍然健在,藉以使兩姊弟安心)… 說實話,本人實在無法想像悠貴這種好孩子在日後能中二到什麼程度… 應該說在本人心目中,悠貴是那種中二病免疫人種罷?


ちょ,明明理智上就知道自己只是一時間無法跟父母聯絡,郤因而向弟弟大發脾氣,搞了半天才把弟弟追回來。果然中二病的其中一個成因,是缺乏照顧他人的意識和壓力… (=x=)


製作組還嫌這弟弟不夠好啊,還要讓他在尾段來一次英雄救姊… (=_=)


好罷,學會在做錯事時老實道歉是一種進步,只是假如以她們仨這種走難速度,只怕等到東京都交通恢復也還沒回到家裡… (=x=)

 

描寫悠貴作為好弟弟一面的一話。由於全力 打混 簡約中的關係,因此不多寫。本人只知道在未来的任性之下,他們三人真的耽誤了不少時間;事實上假如 未来 能老老實實地使用那便攜馬廁,還有在之後不亂發脾氣的話,本人肯定她們仨能趕上不少路,而不會在那公園待半天的… (=x=)

 (閱讀全文)

やまたま | 31st Jul 2009 | A for Anime | (71 Reads)


當初還以為這是ロレンス失落之下的胡思亂想,然而就之後的發展來看,恐怕當ホロ和アマーティ在幽會時,想像中的對話內容至少講了八九成… (=w=)


心想着ホロ將要被搶走的ロレンス,把腦筋轉移到「如何讓アマーティ無法支付1000元銀幣」之上,因此從アマーティ賺取暴利的黃鐵礦市場打主意,企圖使其價格暴跌…只能說,從此刻開始,ロレンス已從所謂「大人的思維」,轉變為「雄性的思維」了。 (茶)


此刻本人想到的歌詞是:「想起當初卿卿我我 似夢幻化~」 XD
嘛,和第一季相比,第二季喜歡以想像畫面來表達角色的內心所想。雖然以本人所殘留的、對原作第一冊的微簿印象而言,這種手法好像難以用於第一冊故事之上,然而可以肯定的是,這種手法能夠以相對生動和容易理解的方式,去演繹角色的內心思考,可說是此作目前和第一季相比,其中一個明顯的進步點…


對ロレンス來說可算是一口砂糖一口O 的兩封信。事實上,既然他看到ホロ把アマーティ的財產全數供出來的話,就應該能夠想到後面那份結婚契約應該另有用途…然而事與願違,這份契約進一步激發起ロレンス阻礙アマーティ履行契約的決心:可以說從這裡開始,ロレンス正式進入雄性的思考領域了。 (=3=)


從アマーティ的反應中,ロレンス得知他一直沒有暗中找人跟蹤他和ホロ,只是單純地希望憑自己的真心去打動芳心,因而為アマーティ的正直感嘆。只可惜,當愛情摻入利益的時候,アマーティ這種浪漫主義者往往會成為待宰的羔羊… (=x=)


以「決鬥」為名,將アマーティ的流動資金鎖死為實的一宗期貨交易。在這單交易敲定後,アマーティ的資產就只剩下黃鐵礦,而ロレンス干擾市場的行動,將直接影響アマーティ所擁有的財富總值。 可以說,這一切其實都是ロレンス為了使アマーティ身家大縮水而進行的佈局… (=x=)


眼見アマーティ無意進行期貨交易,ロレンス便利用激將法,以閃光攻擊(沒誤)進行挑釁,使アマーティ乖乖就範接受交易。只能說色字頭上一把刀,亦再次為アマーティ在感情方面的純真而默哀一秒鐘… (嘆)


把ロレンス干擾黃鐵礦市場的方法具體交代的一段。對於只把黃鐵礦視作甜頭的商人來說,這一着確能讓他們出售手上的黃鐵礦,造成程度不小的價格下調壓力;然而真要讓雪球滾起來的話,還是需要一塊從山頂滾下來的大石頭…


使黃鐵礦市場起變化的「大石頭」的來源。無疑這方法確能使アマーティ傷亡慘重,無法籌得契約金額,只是與平日必定會先顧及自己利益,以有利可圖為前提的他相比,此刻的ロレンス明顯在做着損人不利己的「生意」。 嘛,只能說紅顏禍水、紅顏禍水… (=3=)


マルク拒絕幫ロレンス進行黃鐵礦採購的原因解說部份。對ロレンス這種周遊列國,不管做得怎樣都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不知多久之後才再回來的旅行商人而言,他當然難以想像商譽對於根紥一地、有着相對穩定的生意對象的城鎮商人的重要性,因此在ロレンス眼中毫無難度和風險的採購活動,在マルク眼中郤是有着高昂代價、且無法接下的工作。然而說到底,二人都是明白事理的人,ロレンス在得知マルク的處境後,再也沒有強求他什麼,而マルク亦盡可能為ロレンス提供情報,希望能多少幫他贏回ホロ。作為行家兼朋友,マルク算是很不錯的了…



今天時間特趕,故內文為零。如無意外的話,下一話將是黃鐵礦商場回,ロレンス和アマーティ以「大人」的遊戲手法進行「雄性」決鬥的一話… (=_=)


やまたま | 30th Jul 2009 | A for Anime | (132 Reads)


還真是讓人無言的答案。 (=_=) 假如魔女真有這種大能的話,意味着她一直以來都只是為了彰顯自己存在而故弄玄虛,明明可以輕易地殺掉的,郤硬要弄魔法陣之類的玩意,也就是本人在之前所說過的「惡趣味魔女」…嘛,反正本人是「魔女凡人論」的信者就是了。


就結果而言,這明顯是錯誤的想法:假如護身符真的有效的話,那即使魔女復活也好,按理也無法動真里亜分毫罷?雖然本人論假如魔女叫她去死的話,她會很樂意地照做就是… (=_=)


真里亜解釋自己為何在兇案發生時一直唱歌的一段。看在本人眼中,這一段可視為一種催眠術,使真兇能夠在真里亜不自覺的情況下行兇(前提是真里亜認同那個人是魔女)。當然,假如再扯一點的話,甚至可以說這是在場被殺的三人中的其中一位,為了使真里亜安心下來,因而假借魔女之名,對她所施行的催眠…


繼嘉音後又一位企圖與魔女作正面對抗,並壯烈犧牲的最後一位人妻 長輩夏妃,與此同時也是一宗很謎的兇案。這一段值得留意的地方包括: 一) 當時到底開了幾槍,以及兩下槍聲重疊的可能性; 二) 假如只開過一槍的話,那這一槍到底是否從夏妃的獵槍中發出?
從夏妃中槍時那種拿槍姿勢來看,基本可以排除她自殺的可能性(以「一般」的方式、用如此長的獵槍自殺的話,死時應該無法以這種方式握着獵槍的)。當然,假如真要說的話,也可以說是「跳彈」所造成的後果,然而這裡可是《うみねこ》而不是《MGS》,夏妃也不是Ocelot啊… orz
嘛,有關推理還是留到Ep.2 再算罷~ (無責任發言)


雖然這瓶子裡的信裡是由真里亜讀出來,然而本人真的很懷疑,這是否由她親手寫出來的 (這裡好像不是一張紙,而是一疊紙); 除非她像某位貝倫魔女般,早已經歷過百次輪迴罷…


看到這「茶會」時,本人還以為這是類似NDS版《ひぐらし》那種每章完結後眾人聚首一堂的推理研討會… (^^")


战人還真是中口卦 www 雖然他所說的、ベアトリーチェ在刻意強調自己存在這一點不無道理,然而本人還是認為,此刻的战人只是不服輸和嘴硬而已;不管以什麼方式存在也好,畢竟有就是有啊战人… (=w=)


雖然剛才說到战人只是因為不服輸而在口硬,然而他還是因此抓住了關鍵線索:ベアトリーチェ需要在島上所有人都相信她存在的前提下才能真正復活,而在這之前她只是一個不具實體的虛像。在ベアトリーチェ間接承認事實的情況下,現在有兩個重要的問題:一) ベアトリーチェ本身到底有沒有能力去干預現實世界,親自執行這一連串的殺人行動? 二) 退一步來說,假如她沒有實際干涉現實世界的能力的話,那她又能否以虛像的姿態現身於人前?假如不能的話,那角色們所看到的「黃金蝴蝶」又是怎麼回事?
當然,在「魔女凡人論」的堅持下,本人對這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予以否定的…


战人向ベアトリーチェ所發出的宣戰,也可說是為「遊戲」訂下規則,即「請以人類能力範圍所能做到的事,對故事中各單凶殺案進行推理,並把真兇揪出來」… 什麼?尋找黃金?說起來本人好像忘記這回事了… (燦笑)


おいおい,別把另一邊廂的故事改成魔女大戰啊… XD 再說,一如ベルンカステル所說,這只是她在死不服輸的情況下,以 XXX(先假設3位數) 對 1 的比數「勝出」而已… (^^")
另外,能用回正牌貝倫魔女的CV來配ベルンカステル實在是太好了。 (^_^)



Ep.1的最後一話。雖然早已知道Ep.1是Bad End,然而本人倒沒想過战人在之後會以這種「形而上」的方式來繼續進行推理。簡單來說,雖然战人他們早已全數歸西,然而在战人不願服輸、不肯承認魔女是兇手的情況下,ベアトリーチェ為了取得完全的勝利(雖然從她和战人的對話中,可以得知魔女還需要他承認「魔女早在殺人事件發生期間存在」才算真正復活,然而從ベルンカステル說過「無聊是魔女的毒藥」這話來看,沒準這一切只是ベアトリーチェ因為無聊而跟战人所玩的推理遊戲而已),因此接受他的挑釁,讓他再三「參與」和「觀看」這次大量殺人事件,藉着事件中多個「凡人無法做到」的凶殺案,使战人屈服和認同她的存在。總之,「殺戮」經已結束,「遊戲」才正式開始…


やまたま | 30th Jul 2009 | A for Anime | (49 Reads)


武彥自行透露自己內鬼的身份,以及在發現妹妹作為人柱死去後,為了破壞公社的アトラス計劃而企圖殺害國子的一段。他雖然很清楚自己該痛恨的對象是誰,然而在勢孤力弱的情況下,他為了報仇只能向身為計劃的關鍵之一的國子下手。
當然,一直以來和國子的相處,加上武產的良知一直在抗拒自己殺害無辜,因此即使當國子心甘情願地讓武彥下手也好,他還是無法狠心開槍。本人相信,就算国仁沒有亂入,武彥最終還是不會開槍的…


在形勢逆轉後,國子雖然對武彥內鬼的身份不予追究,希望他能夠回到ドゥオモ,然而由於他無法原諒自己一直欺騙大家、並企圖殺害國子,因此自行投河 自盡 消失…如無意外的話,他大概還是會在不久的將來為了幫助國子而回到メタル.エイジ罷。


いい奸笑! 就期待你之後如何出賣涼子了… (=_=)


退出軍隊後的草薙,為了尋找「真相」而踏上旅程。這位至今還是沒有什麼份量可言的「男主角」,將如何隻身追查真相,從而影響故事?說實話,不人不太樂觀… (=_=)


還真的把整個秋葉原買下來啊… (=x=) 雖然本人不曾懷疑過她有把秋葉原買下來的財力,然而本人實在不明白為何當地人會輕易讓香澟把整個秋葉原買下來… 他們一直不是以此地自由自在,無人能管的狀態而自豪的嗎?難道就像那三個老頭子般,看見 蘿莉 香澟 就即時拜倒在石榴裙下?


相比起上一次穿小熊裝上陣,這次香澟只需一副墨鏡就能見人,還真是相當不俗的進步。果然危機(被アトラス的人追捕)能夠催俗人的成長…


有秋葉原就一定要有女僕嗎… (=x=) 此外,本人論香澟之所以會為美邦準備女僕宮女,絕對是為了減省成本的可能性… XD


在香澟陷入絕體絕命的危機時出口相救的小夜子。這種回答方式還真是妙呢,既是真話,又沒有提到半個錢字…
此外,本人很意外在看到如此獵奇的一幕後,還有這個數量的女僕留下來幫手… 果然是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被全滅的メタル.エイジ的練馬支部。從這些人的死狀看來,這些變種植物的可怕之處,不單在於它們可怕的繁殖能力以及自我防衛能力,而是在於它們所釋放出來、使人無法在這種環境中生存的有害氣體…


紫音你這個ドM… (=x=) 作為他的兄長,烈音在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一直為他受到涼子虐待一事而擔憂,實在有夠慘的。希望他不會因此而與涼子對上,得罪這位女王就好…


本人論香澟此刻在想的是:「アトラス的Triple A 都是瘋子嗎? 囧」 XD


交代上一話超展開的一話。在ドゥオモ面臨危機,而香澟和美邦都身處秋葉原的現在,故事大概將會變成一眾主要角色圍攻アトラス的局面發展罷…不過在這之前,國子得先為解除 ドゥオモ被變種植物侵襲的危機就是。


やまたま | 29th Jul 2009 | A for Anime | (121 Reads)


一直以來都把想法和打算放在心裡的エド,如今心裡也變得沒譜,在被ヴィンリィ問及今後打算時,反過來問她的意見,可見ヒューズ的死對兩兄弟尋找復原身體方法決心的打擊之大…
而面對這條從未被問過的問題,ヴィンリィ雖然無法給出一個明確的建議,但至少還是把她對兩兄弟的關心,以及對他們因為追尋真相而死去的擔憂表達出來,再次提醒這對一直在努力追尋復原身體方法的兄弟,其實也有人在關心和着緊他們…


No. 66,你的「絕招」總算派上用場了www  雖然得因此而得崩了一邊角的說。 XD


為ロス少尉的脫獄事件劃上句號的一招重搫。在被劇透過以後,這一幕的震撼力當下減去大半… (=x=)
總之還是那句:劇透不好,不要劇透… orz


身為ロス的直屬上司,アームストロング對ロィ在當局如此明顯的砌詞陷害下仍然公報私仇,固然是充深深不忿,然而在軍紀之下,他仍得抑制着怒火,以最婉轉的措辭向上司表達自己的不滿…
然而,アームストロング倒也沒有此因此而失去理性,甚至能即時聽出這位殺部下仇人的話中玄機,並配合行動…


由於ロィ公報私仇、殺害ロス的關係,使他團隊的士氣受到嚴重打擊,就連最信任他的副官リザ亦因此事而請假,暫時和他保持距離…
總之還是那句:劇透不好,不要劇透… (眾:你這傢伙有完沒有?)


本人論ロィ在這裡至少有一半是真話的可能性;或者說,不管他在進行什麼計劃也好,他絕對有趁着リザ不在的時候順道開小差的嫌疑… (=w=)


隨便為エド掰一個請假藉口、並為免打草驚蛇而要求アル留下來的アームストロング。能夠如此配合ロィ的算盤行事,這到底是他們身為國家鍊金術士之間的默契,還是他早已暗中和ロィ那邊的人取得聯繫?


擺着一副「好戲才剛開始」樣子的ロィ。 然而,真正在做事的到底是哪一邊?是借故出差的アームストロング和エド?還是把自己弄至眾叛親離,藉以引蛇出洞的ロィ?



簡約模式中 + 不知如何在表像和真相中作出平衡的描寫,因此本話內文為零。 (=x=) 次回「小さいな人間の傲慢な掌」,看來將以エド那邊的所發生的事為主的一話…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