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やまたま | 30th Nov 2009 | A for Anime | (72 Reads)


赤石淚目;這種微妙的被發咭感覺www (^^")


這一幕東到底是故意放話,還是一貫的天然+健忘表現? (=w=)


當年那位看光不順眼的小女孩,如今郤靜靜地跟在後面,並有意無意地推波助瀾,看着他和這位跟若葉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之間的發展;大概對青葉來說,光和あかね並肩而行的畫面,能多少彌補她埋藏於內心一角的、沒能讓若葉在生時好好跟光一起的遺憾…


相比起之前帶着候補男友初詣,本人認為這幕的紅葉更黑:這絕對是故意的… (=w=)

 



假如只看上半部份的話,本人會把這一話題目定為「そういう意味だよ」;前半部份的夫妻漫才氣氛蠻不錯的說… (=w=)

情人節回。以賠償被弄丟了的巧克力為契機,青葉難得地給光多買一份巧克力,本想「順道」送給他,只可惜由於あかね剛巧出現且三人一起回家,使青葉打消這難得興起的念頭,除了俏然把待在後面,讓光和あかね並肩而行外,為了不讓あかね誤會,當光問次問青葉那多出來的巧克力到底是怎麼回事時臨時改口,使這份原本打算送給光的巧克力,最終變成託他帶給東的情人節禮物。

對青葉的心思沒有想得太多的光,回家後老實地把巧克力交給東,然而東在知道光並沒有收到巧克力後猜到背後另有隱情,因此特意提醒光青葉並沒有如他想像般把所有感情都擺在臉上,她也有把自己真正心意收起來的時候。為了確認巧克力的事還有青葉的心意,東趁着あかね找光的機會去到擊球中心找青葉,把光和あかね一起的事告知,從而觀察青葉的反應,結果東所看到的並不是光所認識的、把表情都寫在臉上的青葉,而是他所認識的、把真正心情掩飾起來的青葉… 至於光那邊,他在あかね的要求下,把若葉生前的照片拿出來跟她一起看,在這日子回憶昔日的情人 (^^")。看着相中的女孩,あかね除了感受到相中若葉有多喜歡光外(畢竟是「一模一樣」的人,能夠從照片中看到這種情感是很正常的 =_=),亦從青葉經常在相中出現一事中明白到若葉在青葉心裡的重要位置。作為回禮,あかね在離開時貼心地給光送上巧克力(義理だけ、義理),而對於再次與あかね一同渡過特別日子(上一次是夏祭り),光再次從她身上看到若葉的影子…

本話感想先到此為止。次回「女子野球へ!?」,青葉向選拔賽進發的一話…


やまたま | 30th Nov 2009 | A for Anime | (109 Reads)


本話的第一個小劇場:興奮形態的ガニメダ。他到底是因為被人說蟹好吃而發飆,還是因為被人說蝦比蟹好吃而發飆啊? XD


名為木村拓哉的正義英雄(Hero)www 這雙重ネタ還真是… XDXD


本話的第一個主要故事:Weather Yellow 探訪フロシャイム回。由於感想過於零碎,因此以點列的方式寫出來:
- Weather Yellow 的身形www 雖說人不可以貌相,但比ヴァンプ将軍還婑就未免有點那個… XD
- 就算對方是正義英雄也好,只要不和自己敵對的話,フロシャイム還是會熱情款待的… (^^") 嘛,雖然ヴァンプ将軍在非戰鬥時也對サンレッド很好就是。
- 明明曾一同作戰,但Weather Yellow郤不知道舊戰友的真實姓名,而サンレッド搬家經一段時間也不和他打聲招呼,可見Weather Three 三位戰士之間的關係好極有限。 (=_=) 相比之下,他好像跟當年的敵人ヴァンプ将軍還要熟絡,這還真是諷刺…


作為借宿一宵的回禮,Yellow給兩位怪人進行戰鬥練習… って,這其實是Yellow因一時技癢,因此以練習為名,行虐待怪人之實罷? XD 真是練習的話就不會電個不停了www


雖然對かよ子的廚藝抱怨,雖然明知ヴァンプ将軍所弄的土豆炖肉比かよ子所弄的好吃得多,但サンレッド還是毫不猶豫地把女友所弄的那盤菜一股勁兒吃進肚子裡(那音效實在太到位了,一聽就知道味道有多「好」www) … サンレッド,本人確實看到你作為好男友的一面了… (拍肩) 雖然還是無法彌補那一大堆的缺點就是(茶)  


本話的第二個主故事:ヴァンプ将軍因事而無法在決鬥現身,結果由剛好因事來到川崎市的ヘンゲル将軍順道代為出戰,只可惜由於将軍貴人事忙,結果還沒開打就得離開,留下傻了眼的サンレッド和怪人們…  姑且不說被耍了的サンレッド,這故事還真把小職員被上司耍完後還得他擦屁股的悲哀道出來www


ヴァンプ将軍未能出戰的原因:出席前下屬(怪人)的婚禮。先不對ヴァンプ将軍把前下屬的婚禮看得比征服世界重要一事吐槽,本人對怪人和正常人類聯婚一事有着更深的怨念和吐槽衝動…  (=_=)


ヘンゲル将軍來到川崎市的主要原因:為了取回在之前一天留在店子裡的剪刀。連生招牌也可以忘記拿走,這位 痴將 智將 在昨晚肯定摸得非常盡興罷www


因為擔心埋單時的天文數字而食之無味,這種情況試過沒有? (燦笑)



雖然不是本人所期待的治癒向故事,但本話故事都很不錯,在笑之餘也能看到作品對正義英雄和邪惡組織違和感滿點的描寫,讓本人看得相當盡興。 (^^)

…話說回來,製作組是否真的有心去做《プリン帝国》的? (=_=)


やまたま | 29th Nov 2009 | A for Anime | (105 Reads)


雖然冬弥在上一話中好像全心全意投入工作,然而從他在本話輕易答應はるか邀請的表現來看,這傢伙在上一話的好心情只是因為被弥生餵飽了而已… (=x=)
無疑,從理實角度來看,不懂音樂的冬弥其實完全沒有待在練習室的價值,然而對於孤伶伶的理奈來說,冬弥可說是她目前的唯一支柱,即使只是待在身旁也能有安慰心靈的作用,然而這個自告奮勇要當理奈經理人的雜碎郤沒有這份自覺… orz


這是真相,還是田丸的妄想(畢竟有自以為刺中美咲的前科)?假如當初真的是由田丸提出分手的話,那為何他在分手後會對美咲懷恨在心並針對她?果然瘋子的思考領域非吾等凡夫俗子所能及的… (=x=)


本人倒是想知道めのう到底給田丸灌了什麼藥,或是有過什麼過去,使他對她唯命是從… (=x=)


這女孩原來不是啞的啊。(死) 此外,製作組也太過份了,不把這位已開聲的角色名字列在Cast內… (=x=)
寫到這裡時忽發奇想:難道裡面的人是當年唱《White Album》的那位歌手?由於本人耳殘,不太能認聲,還望知道的人能夠告知,謝謝。


第一次看到這段時,還以為這是什麼粵語殘片的超展開,其後再翻看這段並完全無視マナ的說話後,才明白這段只是冬弥父親在意識矇矓之際,把マナ當作小時候的由綺,將冬弥小時候被はるか牽着走的回憶訴說出來…
…應該是這樣理解罷? (心虛中)


嗯…出外冷靜上半身,同時給下半身做熱身運動嗎? (=x=)


因為你是渣滓。 (1s)  冬弥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夠厚着臉皮問自己,在某方面來看是一種才能… (=x=) 雖然實際上這是動畫版對原作冬弥內心獨白的一種重現就是。

 


真不愧是元祖級へタレ:在本人眼裡,冬弥的渣度已經和伊藤誠平頭了,只是這邊還有二至四話時間讓他盡情發揮… orz (好罷,會演變成這種局面,其實那堆近乎倒貼的女角們也有責任的)

冬弥給自己本已不勝負荷的感情債增添赤字的一話。在マナ的一時意氣外加惡作劇下,她獨自乘坐冬弥打來的計程車回市區,本打算給冬弥小懲大戒讓他騎自行車回去,然而在はるか的邀請下,冬弥無視自己手頭上的工作,跟はるか待在這個充滿着兒時回憶的房子。及至晚上,一直對冬弥抱有戀心、郤只是保持着半朋友半兄妹距離的はるか主動對他投懷送抱,冬弥當初雖然很理性地拒絕她,並主動離開房子以冷靜一下,然而當はるか穿上衣服出去跟冬弥說話時,這位「冷靜」下來的傢伙郤又以他過火的溫柔態度去面對はるか,最後把はるか送上本壘… orz (這裡有兩種看法,一是冬弥所謂的「冷靜」是轉換心情,把女神們全數忘記後迎接はるか的投懷送抱;二是冬弥本來真的只是打算給はるか一吻,郤因為 發情 一時情迷意亂 變成一夜溫存。要如何理解釋隨尊便,反正也無法改變冬弥是渣滓的事實 =x=) 在激戰過後,冬弥即時離開這個小窩,連夜騎自行車回到市區,準備那個在他眼中不能缺席的綜藝節目。然而,不管怎樣也好,冬弥昨天的曠職傷了理奈的心,使本已只剩下冬弥這條心靈支柱的她感到寂寞,得強顏歡笑地進行表演…

除了冬弥那邊的故事外,本話另一個重點在於めのう阻止田丸陷害冬弥的陰謀之上。為了讓田丸放棄陷害冬弥,めのう特意讓他和平良木拍下床照,讓他們自以為得到更有價值的新聞,在他們離去後再把真正想推薦的、一直待在她身邊的無口女孩(明明開口唱了歌,結果還是無法找到角色名字 囧)介紹給美咲,讓她在美咲面前演唱,希望後者能美言幾句,為她鋪路。無疑めのう為了冬弥甘願讓田丸給自己製造醜聞固然不值,不過一來めのう本身並沒有經營歌唱事業的心(假如醜聞公佈出來的話,恐怕神崎社長也得硬着頭皮讓理奈代替めのう在維納斯音樂祭中出場罷),二來她也希望能夠為冬弥做點事討他歡心,因此才會利用這個機會,給自己的娛樂圈事業予以致命一擊,同時把一直待在自己身邊、有着真正才能的女孩借美咲的筆捧出來,作為她離開娛樂圈前的一點心意。

本話的感想先到此為止。次回「看病や手料理を期待して、風邪を引きたくなる。後の苦しみは想像もしない」,這根本就是冬弥人生態度的寫照嘛… (=x=)


やまたま | 28th Nov 2009 | A for Anime | (49 Reads)


那觀眾呢?觀眾也要看的啊~ (翻桌)


為了消除對桌角的恐懼而用上鋸子…這一幕能吐槽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雖然猪野那老實的身體亦很快作出反應就是。 (=w=)


櫻井 田口 淚目,被拿來當對比例子www 不過就算是抬不起頭做人也好,誓不低頭也好,他們兩個都是拿女人沒撤就是。 (=w=)


本來帥氣的一幕,被和美一句「順便把錢收回來」弄得體無完膚,連帶猪野背後的般若紋身也得皺眉頭… XD 在這男女平等的年代,要當硬派黑道還真是不容易的說www


本人論病人在這種情況下被餵安慰劑的可能性…

 


一名患有尖端恐懼症的黑道中人的故事。本話的主角猪野誠司,是社團紀尾井組的若頭(少當家級人馬) ,有着單人匹馬、赤手空拳將敵對組織消滅的傳聞,人稱「般若誠司」的狠角色。然而這位能毫不猶豫地玩俄羅斯輪盤的極道漢子背後,郤有着不為外人所知的弱點——對尖東西有着嚴重的恐懼症,而所謂的「尖東西」,並不單指刀或針這種能對人造成傷害的武器,連原子筆的筆尖甚至秋刀魚的頭也能使他產生恐懼。雖然這毛病大概早已有之,然而隨着病情惡化,連對看上去尖一點的食物也會恐懼時,他的同居情人、在酒吧當媽媽桑的和美建議他去看醫生,猪野因此成為伊良部的病人。

在伊良部以暴露療法為名,來亂為實的マユミ一発後,他為了確認他的病情而試探性地問他害怕怎樣的尖東西,結果當他回到酒吧再面對那些東西時,連帶對那些東西產生恐懼…而在他病情一點點地轉壞的基礎上,和美又剛巧因開分店的事而跟鄰近社團的人發生磨擦,雖然最終沒有釀成慘劇,然而每次都弄得一額汗、差點在ヤッバのヤス的刀子面前崩潰的猪野,意識到必須找些方法減輕自己對利物的恐懼,因而遵從伊良部的建議戴上護鏡,雖曾一度得到舒緩,然而沒過多久他對尖物的恐懼經已提升至連護鏡也沒有效果的地步… 及至平安夜當天,猪野收到ヤッバのヤス的電話,要求出來見面講清一切,猪野在出發前先去找伊良部,本想跟他拿些能夠抑制恐懼的藥,但在沒有拿到藥之餘,最終郤變成伊良部陪他一同前往「講數」。看着緊握着手中短刀不放的ヤッバのヤス,伊良部看出他對那把短刀有着非一般的依存,因此以公平為借口把刀暫放到自己那兒,使猪野感到安心之餘,也使對方無法安心說話。其後,在伊良部把ヤッバのヤス對短刀有着依存的真相拆穿後,猪野當下安心過來,並且把伊良部介紹給ヤッバのヤス,建議他接受精神治療,而對方亦在猪野承諾保守秘密的情況下,把和美已付出的訂金交還,事件總算是和平解決。ヤッバのヤス的事使猪野明白到自己並不是唯一一個有精神問題的黑道,而手握敵方痛處亦使他能以開放和輕鬆的心情去面對自己的尖端恐懼症,使病情亦得到好轉,開始能手拿着叉…

回想本話的故事,本人認為猪野最大的問題在於過份在意自己的弱點,使之演變成病態程度的恐懼。從本話的故事可以看到﹐猪野的病情隨着劇情發展而變成嚴重:在伊良部的提醒下,他變得害怕巧克力棒的尖端,及後即使戴上了眼罩也好,也會莫名奇妙地對桌角產生恐懼,這一切其實都是他疑心生暗鬼所致。而使他病情變得嚴重的原因,大概在於他過份在意自己的毛病,以及他那「急於康復」以及「不想被敵人知道弱點」的壓力所造成。大概猪野害怕尖物件的弱點早已存在,然而在弱肉強食的極道中,他深明不能暴露自己弱點的道理,因此加倍在意自己面對尖物時的反應,並且在可能的情況下避免接觸尖東西。這份掩飾弱點的心情逐漸構成了一種壓力,這份壓力使他對「尖東西」的定義變得含糊,而能使他恐懼的「尖東西」亦越來越多,從當初只是對短刀之類的兇器感到害怕,到後來對日常生活所用的刀叉感到害怕,再演變成對尖的食物甚至桌角的恐懼… 他真正害怕的並不是尖銳的東西,而是被敵人知道自己害怕利物的弱點。因此,當他知道身為敵對鄰居的頭頭其實也有弱點,而該弱點還抓在自己手中時,內心當下放鬆了不少,開始能以相對平穩的心情去面對自己的弱點,病情因而得以減輕,並自信有朝一日能夠康復(回復到一般恐懼的意味上)。

本話的感想到此為止。次回「いてもたっても」,患者岩山與第三話的星山相認識…


やまたま | 27th Nov 2009 | A for Anime | (206 Reads)


雖然一直知道眼鏡是拘束器,只是這落差也未免太大了罷? (=x=)


多了貓的自嘲,這段的歡樂程度當下翻倍… XDXD


說實話這一段非常獵奇:試想想那些為了截停電車而英勇犧牲的小強們… (默+ 噁心)


不用貓提醒便已自覺地尋找蘇芳下落的July。作為Doll,July也許已經有不下於銀在上一季結局時的情感表現了。


該死的編劇,就是要讓ターニャ在領便當前展現一瞬間的感情,讓觀眾對這位只要假以時日,就有可能如蘇芳般一點點地取回情感的契約者的死感到惋惜… (=x=)


殺害ターニャ的真兇。從パヴリチェンコ的反應來看,本人覺得他就像是紫苑所製作出來、受他操縱的人偶般… 難道說他的契約者能力是複製人類?

 



FSB派遣日本的戰力全滅回。在FSB的精心安排下,他們趁着黑離開車廂房間時,把後者「邀請」至長官レプニーン面前,而ターニャ則前往蘇芳所在的車廂並把她拿下來。自以為瞭解契約者內心的他,先以利益來吸引黑,把他和蘇芳羅致到自己旗下,在被拒絕後又以蘇芳和引爆列車為要脅,迫黑留下來繼續交涉。接下來レプニーン採用比較柔軟的方式,除了把イザナミ的情報適量透露外,還借黑殺死イリヤ的事去認同和感謝他,希望博取黑的好感。然而レプニーン輕蔑契約者的態度惹來了黑的反感,而他亦從レプニーン的話中理解到對方是那種把自己利益放在最優先位置的人,絕不會使用玉石俱焚的作戰法式,因此抓緊機會反抗,打算營救被挾持的蘇芳後逃走。

另一方面,監視着蘇芳的ターニャ,主動開口問蘇芳為何之前沒有把她殺死…聽到蘇芳以「大家是朋友」作為理由後,ターニャ在感到難以接受之餘,把自己不為蘇芳所知的、曾經嫉妒過她和ニカ過份親密的往事說出來。然而在成為契約者的現在,即使ターニャ記得自己在成為契約者之前的種種事情也好,她也失去了感受這些事的感情,回憶只是一堆關於自己過去的數據而已。得知摯友不為所知的內心世界,還有她失去感情的現在,蘇芳痛心地抱着ターニャ,代她那無法感動的內心去承受痛苦… 然而隨着命令下達,ターニャ即時以 小強海 蟑螂群 強行把電車截停並帶走蘇芳。其後,蘇芳在黑的協助下得以從恢復自由逃走,而ターニャ亦奉命追捕她。為了從蟑螂群中保住自己,蘇芳逃至泳池並潛至水中,而當ターニャ追上,蘇芳為了逃生而向她潑水時,她想起從前一班好友在夏天的泳池嬉戲的往事,並因回憶起當中的歡樂而稍微恢復情感。不過這點點感情亦隨着上頭的通訊而再度被掩沒,ターニャ繼續任務並企圖以契約者能力來捉蘇芳。在被迫急的情況下,蘇芳亦使用了契約者能力,把 老山龍炮 狙擊步槍 變出來與ターニャ對峙。

雖然性命受到威脅,然而蘇芳為自己應否扣下板機而內心掙扎,腦海中閃過了與ターニャ之間的回憶,還有黑阻止自己開槍的情景,終使她在最後一刻放棄攻擊,把槍放下。然而此時突然傳來一聲槍響,ターニャ的身體在蘇芳眼前被轟出一個洞並跌進水裡。在蘇芳尚未搞清楚情況時,貓和黑先後趕到,不約而同地以為ターニャ是蘇芳所殺。為了安慰蘇芳(本人是這麼想的),黑還認同她為保命而對朋友開槍的行為。對於黑的冷淡,還有對他「為活命而開槍」的認同感到反感,蘇芳在一怒之下與黑分道揚鑣。在July與貓都跟着蘇芳的情況下,黑亦不說什麼,獨自朝反方向行走…

雖然本話的重點應該是ターニャ那尚未完全消失的人類感情(看到這一次又一次的「例外」,本人基本上能斷言作品中契約者的感情其實並沒有消失,只是被埋藏在內心深處了),不過最有感覺的還是レプニーン遊說黑時所說的,有關自己的過去以及他對契約者的想法。レプニーン一方面痛恨着殺死自己侄女的イリヤ(甚至因此而成為少數討厭夏天陽光的俄羅斯人),然而郤因命令而得不時與仇人接觸甚至提供支援。對於這種際遇,レプニーン雖然感到十分痛苦,然而當他把自己對イリヤ的怨恨跟權位放在天秤上時,他最終還是選擇了後者,懷着恨意去遵從命令,而他對イリヤ的恨意亦投射到契約者之上,把他們都看成像イリヤ般神憎鬼厭並憎恨他們。レプニーン這種口口聲聲說自己痛恨イリヤ,郤為了保住自己利益而一直沒有行動的人,其實與利己主義的契約者沒有什麼分別,然而他郤把自己與契約者劃清界線,在討厭他們郤又利用他們,使黑在本已沒有興趣加入FSB的同時,對レプニーン心生厭惡,在逃走前特意把レプニーン眼中對現實的無奈拆穿並並予以否定—— 即使這種心態在故事世界中其實是十分常見也好。

本話的感想到此為止。次回如無意外會是相對輕鬆的一話,畢竟是某位對鎖骨有着怨念的腐女回… (=w=)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