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やまたま | 28th Feb 2010 | A for Anime | (63 Reads)


由於平日吉野屋老師被校長唸,因此當本人看到這一段,心裡還在想吉野屋老師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直到後來才意識到原來這只是她的一番好意。 (^^") 看來自從在黃金週被校長先長狠操(是體能操練)後,吉野屋老師乖巧了不少… (死)


連沙英也出來做晨操了;雖然這是她在通宵過後以透支的身體去做的。(=_=) 雖然她在這刻看上去精神奕交,然而本人郤能想像她在上課時倒頭大睡的樣子…


仍是未睡醒、夢遊出來的ヒロ。依這種情況來看,本人論她會以夢遊的方式去做晨操的可能性高達八成… XD
此外,雖然已是不爭的事實,但這段的沙英和ヒロ看上去還真像兩夫婦… (=_=)


本人其實對這種冠上跟中國菜式名字,郤沒有中國風味的中華料理相當沒好感的…(好罷,香港也有一大堆這種菜式就是)


當本人看到這一段時,本人還在笑ゆの怎麼連吃蟹柳炒飯也要用挑蟹肉的匙,及後當看見ヒロ弄蟹柳炒飯時,才明白到她們學校所賣的、400円一份的螃蟹炒飯,是用上真正的螃蟹肉弄的… 喵的,口水又流出來了… 囧


看見宮子弄螃蟹影子的手勢時,弄出狗狗的手影以作回應的ゆの。 (^^") 雖說不太懂得分辦,然而本人一直都覺得ゆの比宮子更像天然系角色的…


宮子的冷知識時間www 在種種意義上,宮子所做的事,跟讓小孩認識大人世界的醜惡,破壞他們的憧憬沒有什麼分別… XD


在上課時突發奇想,感嘆食物得來不易的宮子,還有看見宮子發呆,提醒她現在是上課中的吉野屋老師。然而,看着吉野屋老師那身中華娘打扮,本人深感她絕對沒資格提醒宮子… XD 雖然作為一位男性,本人可以肯定班裡的男學生都會全神灌地上吉野屋老師的課就是。(=w=)


成功給ヒロ灌迷湯,使碟上炒飯份量大增的宮子。XDXD 雖然從之前的故事可以多少知道ヒロ很易被高興沖昏頭腦,然而本人從沒想到她會如此輕易被哄成這樣子…


這到底是ゆの的突發奇想,還是吉野屋老師選擇比賽題目時的靈感來源? XD


姑且不說畫得如何,ゆの在擺放物件方面的靈感還是相當不錯的…


宮子www 這傢伙對食物的強欲和怨念還真是非比尋常的強… (=w=)


只有喜歡盯着他人屁股看的人,才會在這時想到自己的屁股被盯上的可能性… (沒誤)


由於精神狀態不好導致自己未能發揮水準,ゆの對自己畫畫的動機感到迷惑,因而跟ヒロ學姐傾訴自己的煩惱,並從在隔壁房間因小說工作不順利而抓狂的沙英身上,以及ヒロ口中找到答案的一段。對於最近因沒有寫blog靈感而發愁的本人來說,這裡還真是簡單到肉地說出了重點…只是與此同時,本人亦覺得這些一邊被自己所做的事折騰,郤又樂在其中的人都一整個M屬性… (咦,怎麼有種自掘墳墓的感覺… XD)


在聽過ヒロ的見解後豁然開朗,並為了加強自己在素描方面的能力而在夜裡起床練習的ゆの。這份熱情雖好,然而她郤好像沒有留意到自己今天之所以失準和情緒低落,其實和睡眠不足有莫大關係,而這份突如其來的熱情,正好變成一個惡性循環… (^^")


真不愧是治癒系,就算是惡作劇也好,也包含着一份不讓老師發覺ゆの在睡覺的好意在內… (^^)

 


大概對後半部份的故事內容有感覺罷,本人覺得這是本季開始以來最好的一話:應該說本人不曾預期會從此作中看到這種觸碰到本人內心鬱結的話題… XDXD


やまたま | 26th Feb 2010 | A for Anime | (148 Reads)


龍,你就不能對千鶴溫柔一點嗎? (=_=) 坦白是好,只是這種等同「我一直不看好你倆,只是在等你被發咭而已」的剖白,對失意的人來說也不太好罷?當然,在這之前,龍好像打從開始就搞錯千鶴到他家的意圖,並因而說了不該說的話就是。(茶)


爽子www 你就對千鶴那條無法在徹面前穿上的迷你裙有如此大的心理陰影嗎? XD


不單是爽子,就連あやね也為自己曾對千鶴失言有着心理陰影www 其實跟無法安慰千鶴一事相比,真正讓あやね抓狂的理由,大概在於她沒能瞭解千鶴的心情,並在不適當的時候落井下石罷。


爽子也未免太遲鈍了罷?あやね這種心情,她其實早應在上一話最後一段時就感覺到了…


也許是過來人(有過安慰朋友失戀的經驗)罷,毫無戀愛經驗的翔太能夠對千鶴的情況看得如此透徹,並作出能夠封住あやね咀巴的分析。這也許就是所謂的「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罷?


這段話沒說出來的後半部份是:「還好可以從他喜歡的對象入手…(奸笑)」 (=w=)


面對着一整朝都不和自己說話的千鶴,龍一邊堅持自己的立場,一邊以最讓當事人火大的表達方式,承認自己希望看到千鶴早日放棄徹,並覺得她很可憐的一段。龍在收到禮物,知道千鶴來到自己家裡的原因後仍跟她拌嘴,讓人想到他故意這樣做的可能性… 然而這樣做真的好嗎?


因被爽子為自己而流出的流淚觸動了傷感迴路,一直強忍着的千鶴終於在二人面前嚎啕大哭,把心裡的鬱悶悉數傾訴出來,而跟在千鶴後面想弄清情況的龍,亦在看見她這一幕後安然離開… 龍的心意固然是值得尊敬,然而假如本人是龍的話,大概還是不會用這種方式去把千鶴的悲傷逼出來的…


讓人感到惋惜的是,龍實在是離開得太早一點:假如他能夠多待一會,聽聽千鶴對她向自己發脾氣的悔意,以及她原本想好好送出禮物的心情的話,沒準龍會高興得晚上睡不着覺的… (=w=)

 

 

千鶴失戀篇的後半部份。不知是否為了把資源留給後面的故事,本話的Q版圖好像比平日多上不少,不過本人對此並不反應就是(至少比那泡沫橫飛的畫面效果好多了)。 (=w=) 對個人來說,本話最難以確定的一點大概在於龍對千鶴態度背後的動機:是單純因為他不知道千鶴心意而失言,還是他為了讓千鶴把心裡鬱悶都發洩出來而故意找碴惹怒她?本人愚昧,無法從動畫版中找到肯定答案,還望原作眾能夠對此補完,或是說出自己的看法… (很混罷?只是看在個人眼裡,這部份就像《Cross Game》中東有沒有看到四葉草般,是沒有標準答案的)

P.S. 至此本人總算把因尋找自我的旅程而拖延的文章進度都補完了… (累倒+別跟本人計較文章的質量)


やまたま | 25th Feb 2010 | A for Anime | (98 Reads)


龍本想作最後努力,把兄長到來的消息告訴千鶴,只可惜由於爽子她們剛好到來,加上龍心裡也不太想把事情講出口,最終還是沒有把事情交代,只留下了一句等同「請你務必在這兩天過來」的說話… (嘆) 龍啊龍,你沒聽過「欲蓋彌彰」這句說話嗎?


其實到底是誰想打機啊? XD 再說,本人質疑到底有多少女孩會從千鶴所喜歡玩的電視遊戲(應該沒錯罷)中玩得起勁,從而打氣效果;至少あやね和爽子都不像是那種女孩… (-_-)


才三兩下工夫,あやね打氣大會就變成千鶴與龍和好大會了。 (苦笑) 不個換個角度來看,讓失戀的人忙着,不讓他/她有空胡思亂想,也是一種相當有效的療傷方式了。


由於龍家裡剛好為城ノ内舉行安慰大會,結果當爽子她們到來後,兩個慰藉派對就順利成章地合二為一 ,變成城ノ内的第二春前哨派對。あやね還真夠義氣,為了讓千鶴能夠有機會跟龍和解,硬着頭皮並耐着性子跟城ノ内打交道… (^^")


當千鶴爭取到機會跟龍說話,而龍亦準備把徹的事如實告知時,徹郤因工作完結而提前回來,出現在二人面前… 雖然巧合程度之高彷如做戲,然而放眼現實,這種情況其實也不罕見就是。


因徹的到來開啟了獨佔欲迴路、處於亢奮狀態的千鶴。換種說法的話,這正是「有異性無人性」的最佳例子… XDXD


然而千鶴高興的時間也就只有那麼一點兒:隨着徹的未婚妻遙出現,千鶴的腦海當下一片空白,並陷入了白化狀態… (^^")


這可說是千鶴被判死刑的一刻罷?即使心裡知道徹一直把自己當作妹妹看待,然而當看到心上人當着他情人面前如此介紹自己時,心裡肯定很不是味兒…雖然本人明白當事人永遠是最後知道真相的人的道理,而如無意外的話,千鶴在徹面前亦很小心去隱藏這份感情,然而當看見徹溫柔地叫千鶴不要太見外(好罷,原話是さびしい,這裡只是按個人理解進行意譯而已)時,心裡還是不禁有唸徹遲鈍的衝動…
當然,除了千鶴外,站在一旁看着她「受刑」郤無力幫手的龍亦同樣不好受就是。


直到離開仍然保持笑容的千鶴。雖然本人相信當大多數人面對同一情況時也能做得像千鶴般漂亮,但本人心裡還是讚了她一句「よく頑張ったなぁ」…


在眾人離去後,龍感謝翔太主動為這尷尬場面打圓場,好讓自己不用出面的一段。本人也覺得翔太在這事的應對做得蠻漂亮的… 此外,最後那幕正太化的翔太蠻可愛的說。 (^^)


由於從表面看來,千鶴與平日沒有什麼分別,あやね誤以為千鶴像自己般能在短短的幾小時內從失戀的傷痛中恢復過來,因此在不為意下說了句「好男人有的是」。然而當她看見千鶴在接下來急轉直下,但只維持了一瞬的灰暗表情時,あやね才明白到自己踏中地雷,還有千鶴只是在強顏歡笑的事實… (^^")


充份地感到自己在好友傷心時無法幫手的爽子和あやね。姑且不提從沒交過好友的爽子,本人沒其實沒想過あやね也會對這種情況束手無策。畢竟あやね給人一種蠻有戀愛經驗的感覺,像她這種女孩,昔日身邊應該會有不少有過戀愛經驗的朋友,安慰失戀朋友這種事理應試過不少,像現在這樣完全不懂應付的反應其實是有點不合理的。也許,在初中時代あやね過着沒有知心朋友的一匹狼式校園生活…


回想起自己小時候對徹那份憧憬的千鶴。徹的那句「痛いの痛いの、飛んでけー!」讓本人想起《心跳2》童年編時,身為高中生的華澄老師在安慰因跌倒在地上而哭的小學生主角時,也曾說過一模一樣的話…


面對着無法成真的夢想,千鶴在龍家門前回想起自己和徹的片段回憶後,最終還是無法在這時點坦然面對他,並在離開時以一句「あたしの夢を叶えるのは…あたしじゃないんだ。」作總結。跟爽子那種纖細過頭的思考和感受相比,本人較喜歡千鶴這種相對淡和直線,需要觀眾去自行代入和體會的情感描寫…

 

大概是爽子和あやね不曾遇過朋友失戀罷,因此當她們面對千鶴因失戀而封閉起來的內心時顯得手足無措,然而事實上身為局外人,朋友對失戀當事人的作用真的不大;無疑朋友在這種情況下有着讓失戀者知道有人在支持自己的作用,然而本人敢斷言,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一個人從失戀中爬起來,到頭來還是要靠自己的想法,就算有朋友在他身邊 像エド 以熱血バカ的方式對他說教,且能在當時打動他內心也好,這股動力亦不會長久,不消兩三天時間一切就會打回原形,因此好友真正能做的,就只有在旁看着失戀者,並在對方有需要時扶他一把而已。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異性朋友的安慰會比同性朋友來得有效,然而失戀者很易會從這份好意中產生其他情感,因此當異性知已受傷時,還請三思而後行,或至少小心處理…當然,打着乘虛而入的意圖進入對方心扉者不在此論。


やまたま | 25th Feb 2010 | A for Anime | (72 Reads)


在其他隊員不為意下得知她們私販果酒副業的彼方。她到底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是クラウス告訴她,還是循其他途徑知道?自本人知道此作在放映的同時有漫畫推出後,本人經已不再期望能夠從動畫版中得知所有問題的答案了。 (嘆)


姑且不考慮故事世界中知識的普及程度,彼方身為軍人,應該多少知道自己僱主的事罷? (=x=)


與其說喝得太多,本人倒想說你廁所上得太少… (=x=) 


看到ユミナ望着彼方這套cosplay服時閃閃發亮的眼神,還有她在第六話時在open market看衣服時的品味,本人對這位修女就只有「很潮」的感想…其實ユミナ根本就凡心未淨,頂多只算是一位比較有愛心的義工罷?(=x=)


看到這一段時本人笑了:當時彼方的眼神,彷彿在告訴觀眾她聽到那個水桶在呼喚她… XDXD 其實有什麼所謂,反正當時房間只有她一人,只要事後清理好就好了 (死+大誤+好孩子千萬不要這樣想)


梨旺你臉紅個啥?你到底在期待什麼東西? (=w=)


做了一整話故事,為的就是這一刻:梨旺代彼方接電話,並因而和她一直不想接觸的人通話。梨旺不肯原諒電話另一邊的人,很有可能跟イリア的死或離開有關,至於拯救國家的事,則大概跟政治婚姻有關…


在廁所睡了一整天的 夜行性動物 絵乃留。 (=_=) 有床不睡睡廁所,本人還真不知該從哪兒開始吐槽好… 雖然對於能夠一整天不上廁所的彼方來說,這倒是沒所謂就是。


親切的隊友幫因陷入缺堤邊緣而無法再動的彼方一把,把她從地上扶起來的最後一幕。 XDXD 話說本人對上一次聽到如此淒慘的らめぇ叫聲已是《ドルアーガの塔》表一話時的事了… (=w=)

 

 

治癒度為零,歡樂度郤異常地高的一話… 雖然效果不錯,然而本人認為這種喜感是建基於與其他話數截然不同的氣氛,因而有喜出望外感覺的基礎之上的,假如把此作變成像《みなみけ》或《けいおん!》風格,搞笑至上的話,則本人大概會因為看過不少同類作品而停止收看(除非它做到《瀬戶の花嫁》那種級數的爆笑… 另外不得不提的是,目前這種帶有治癒味道的故事其實也不怎麼好看)。總之還是那句:本人對此作的最終底線在於主線故事的質素之上,希望編劇能夠好好利用此作奇特的世界觀,泡製出一個能讓觀眾有所回味的故事出來罷。


やまたま | 24th Feb 2010 | A for Anime | (60 Reads)


明明在文化方面受到毁滅性的打擊,整體生活倒退到近代水平,然而用於戰爭的武器郤沒有受到太大影響(其實還是受到影響的:與那些文明破滅之前的戰車相比,圖中戰車的動作明顯要遲鈍得多),而各國為了各自的利益,還在這種困難時期投放大量資源於軍備之上,並發動戰爭。(=x=) 可以說,假如故事裡的世界最終真的走向完結的話,則這班殘存下來的人必需負上不少責任…


到底是誰想到如此腦殘的傳令方式,讓士兵在吵得要命的槍林彈雨中吹號的?先不說通信器存在的可能性,這台類似御建雷神的戰車應該也是內置MP3 播放器,只要按個鍵就能播放音樂罷?(翻桌)本人論這種腦殘傳令方式的存在價值,只是為了給フィリシア在這場戰鬥中存活下來做準備而已… (=x=)


在戰鬥過後,殘存下來的フィリシア在屍橫遍野的戰場上蕩走,並因意外跌進舊世代建築物內部,發現一位舊世代兵士屍體,和其靈魂探討人類在這世紀末世界中的生存意義(好罷,從科學的角度來看這只是フィリシア的內心進行思考而已)。加上第二話在閃電中出現的鬼魂,看來在此作的世界中人死後真的會成為靈魂,且能夠與活人進行溝通…未知這會對今後故事展開有所影響?


在フィリシア感到絕望之際及時施與援手,且與彼方和梨旺有着不淺緣份的女兵,而她的身份亦在這裡得以揭盎:ヘルベチア共和國的王女イリア・アルカディア。只是從種種線索來看,這位王女現在經已不在人世…未知她的死會否跟第一話中那個民間傳說有關?(雖然就連說出這話的本人也覺得不太可能就是 orz)


在連 口嫌體正直 傲嬌 的暮羽也肯弄水燈時,乃絵留郤一臉憂鬱,完全沒有投入在節日之中… 這背後的故事,大概會在這一兩話內有所交代罷。


梨旺王親國戚論的立據點。然而以梨旺和イリア相差甚遠的髮色,只怕就算她是王女,也大概是由偏房所生,沒有得到大部份王族成員承認那種…



由於第八話的片就在眼前,因此本話感想也就跳過不寫了。(死) 說實話,此作在本人心裡的評分相當微妙,雖然整體表現不差,郤難以讓人給予高分,特別是那些沒有治癒感覺、無法牽動觀眾內心的故事更是讓人感到皺眉…可以說,本人目前對此作的最大期待,大概在於貫通整個作品的主故事(也就是故事的高潮),以及其背後想要帶出的信息之上了。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