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やまたま | 28th May 2010 | A for Anime | (148 Reads)


グリード對大總統戰的後半部份。經九牛二虎之力,大總統總算被擊退,從司令部的高處掉到司令部護城河裡。然而作為觀眾,誰也不會認為他會就此退場… (=_=)


藉着グリード最強之盾的力量,姚麟遵守着他和バッカニア之間的約定、在司令部正門大開無雙,把前來進攻的軍隊打至潰不成軍。雖然姚麟動起手來絕不手軟,然而從他在開打之前特地勸告對方自行離開來看,他在一連串的經歷下經已受到アル他們那「不殺」思維影響,在追求目的之餘也會尊重他人的性命,盡可能不作無謂的殺生…
此外,從グリード的話來看,可以得知他確實有自己的行動目的,而不單是為了破壞父親大人的計劃或是求存而已…那他在時機成熟之時到底會有什麼行動?
後補:這久違了的最強之盾全開形態,大概能止住不少人的吐槽衝動罷? XD


バッカニア的退場。由於期待着這位巨熊大叔吐便當的奇跡出現,因此當他在上一話當拔刀刺向大總統時,本人還沒有太大感覺,及至本話他在生命一點點消逝時仍在惦念着同伴的安危,把守衛正門的任務還有同僚的安危都交託給グリード(and/or)姚麟,並在確認後者履行約定才吁出最後一口氣時,本人才真正感受到這份便當的愁傷… 論悲壯,フー在特攻失敗後被後刺的一幕固然較震撼人心,然而論氣氛,バッカニア那直至最後一刻仍為上司和下屬掛心的情懷,其實更讓人感動…


被傳送到父親大人面前的イズミ三師徒。對於鍊成陣犧牲五人來把三人傳送至父親大人那兒的效果本人沒什麼意見,本人在意的是人柱被挑選的基準:ホーエンハイム有進行過人體鍊成嗎? (=x=) 假如說只要有強韌意志的鍊金術師就可以的話,那他們為何又要逼ロィ去進行人體鍊成?


為了使ロィ成為真正人柱,金牙博士以リザ的性命作要脅,逼ロィ自行進行人體鍊成的一段。這一着還真夠狠:看着重視的人在自己眼前一點點地失去性命,ロィ即使知道只要他拒絕進行人體鍊成,父親大人的計劃就會泡湯也好,他還是無法接受支付失去最重視的人的代價,唯有乖乖答應對方… 雖然這世上也有一些為了遠大理想而不惜犧牲一切的人存在,然而作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面對着同樣的情況,相信大部份人也會作出跟ロィ相同的決定罷?

 

好樣的,一周四晚OT,害本人都沒多餘的心力去寫文了;明明已是一周一篇打混文的說… orz 


やまたま | 20th May 2010 | A for Anime | (263 Reads)


這將校到底有沒有搞清楚自己的情況?都成為俘虜了,還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從外行人的角度把イズミ辛苦領悟出來的「全就是一,一就是全」的道理曲解(雖然這種想法大概是被父親大人灌輸的),還真讓人想起《銀英傳》中那些腐敗的門閥貴族… (=x=)


眼見形勢漸轉不妙,オリヴィェ向下屬發出撤退命令,要求他們以自保為先,在必要時把她這個司令官捨棄。雖然她的部下在這裡忍痛聽令,然而任誰也會知道,他們為了這位毫無撤退打算的指揮官,必定會死守到最後一刻…


雖然フー加入了戰鬥,然而大總統在二對一的情況下仍沒有處於劣勢,反利用二人稍微放鬆的空隙進攻,先封住グリード的行動,奪下フー手中的刀後再以凌厲的攻勢給落單的フー重擊。不知為何,本人對グリード向フー抱怨那段蠻有怨念,總覺得假如當時グリード沒有胡亂把背向着大總統的話,後者就不會有機可乘,把二人分隔,造成這種結果… (=x=)


可說是之前蘭芳被大總統所傷的事件重演:為了重視的家臣,姚麟強行從グリード那兒奪回肉體控制權,把フー從大總統的刀口中救出。大概是長年聽命於父親大人,加上輕視人類的關係,大總統對姚麟那套「為君者以民為本」的思想完全聽不進耳,然而對於我行我素,對所有事物都抱有貪欲的グリード而言,姚麒的說話好像觸動了他心裡某些東西;個人認為這跟グリード想保住屬於自己東西的心情有關…
就像之前姚麟見識到グリード那想成為世界之王的野心般,這次グリード首次意識到作為王者所應擁有的心境,雖然仍是兩個獨立的意識,然而在彼此的影響下二人的思想正趨向相同…


由於知道自己命不久矣,フー決定對大總統進行特攻,企圖跟他來個玉石俱焚,只可惜 大總統只要手中有刀,誰都殺不死他 在最強之眼面前 ,想從正面暗算他簡直是難過登天:在大總統氣定神閒的一擊下,炸彈的引管都被削出來,而フー亦在重傷之上受到進一步的傷害,返魂乏術了。


雖然フー的特攻失敗,然而他的犧牲郤為バッカニア造就了機會,以插在自己身上的軍刀為武器,並利用フー在大總統面前擋住他視線的機會,把刀貫穿フー的身體刺向大總統,使這位能夠以血肉之軀破壞坦克的怪物首次受傷!然而在這會段讓人想起《浪客劍心》志志雄編某幕的背後,作為攻擊者的バッカニア也得因拔刀所造成的失血而失去獲救的機會,與フー共赴黃泉。這段還真體現出大總統難纏的程度,以及為了打倒他所要付出的沉重代價… (=x=)


對姚麟和グリード來說,フー的犧牲固然令他(他們?)大受打擊,然而他也沒有放過這得來不易的攻擊機會:在受傷的大總統剛把フー和バッカニア弄走之際,グリード衝到大總統面前施以重擊。大總統雖然嘗試接招,但手中的刀並無法招架グリード的剛爪,結果他那隻有着人造人紋印左眼被グリード所傷,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獨眼龍…
其實本人最感興趣的,是這一幕中グリード眼角所流出的淚:到底是屬於姚麟的,グリード的,還是二人在此刻的共同感受?


還真是讓人吃胃藥的結尾… (=x=) 這術式的範圍雖及至整個中央,然而從它只影響曾進入過真理之門的人柱候補來看,這大概還不是父親大人真正要進行的鍊成術,那這術式到底有何作用?再次把イズミ三師徒送到真理那兒?

 

這話最讓本人感意外的地方,其實是ロィ的在近身戰的自保能加:就算對着久經訓練、連スカー也無法輕易取下的大總統候補,ロィ在不使用(無法使用)鍊金術的情況下仍能逃過對方的刀口,甚至不時打退對方,真不知是主角威能作崇,還是這位有着「無能」稱號的鍊金術師(大誤)真有如此能耐?XD


やまたま | 14th May 2010 | A for Anime | (213 Reads)


ホーエンハイム為了對付父親大人而準備的「秘密武器」:跟體內53萬多位被賢者之石化的靈魂溝通並取得共識,在父親大人企圖吸收他時群起反抗,從內部破壞父親大人的肉體!這作戰計劃雖然達到了預期目的(父親大人的肉體受到破壞),然而父親大人在這幾百年間也在改變,即使軀體受破壞仍能繼續活下去,ホーエンハイム的如意算最終無法打響…
這段最讓本人印象深刻的,是父親大人那句「別以為只有自己在進步」,因為本人一直都對那些不老不死的人有着 「自己的時間停止」、「難以改變」等刻板印象,加上故事中的人造人都一副趾高氣揚、不可一世的態度(好罷,本人承認這些態度跟他們有否進步其實無關),因此當父親大人這樣說時,本人多少感到蠻意外的…XD 不過回頭一想,以從父親大人的負面性格分割出來的人造人去評價他,好像有失公平就是。 (^^")


正當本人期待大總統施展他的領軍能力之時,他郤在觀眾面前上演了《火鳳燎原》式的無雙戰鬥,無破竹之勢把使正規軍頭痛的戰車破壞,再直登司令部門前跟バッカニア他們戰鬥。 囧 對上一次看到單兵破壞坦克,已是《MGS》1代時全盛期Snake的事了… (遠目)


バッカニア不敵大統領可說是意料中事,只是本人沒想到他的機械鎧會如此輕易地被破壞:大總統手上所拿的到底是什麼絕世寶刀啊? 囧


在收到大總統平安回到中央、且跟北方軍發方戰鬥的消息後,掌握着總統夫人和最新情報的ロィ部下們即時轉軚,把在前線跟大總統纏鬥的北方軍說成叛黨,還真是讓人倒吸一口涼氣… 即使本人明白這是形勢所逼,但明明可以不說出來,為了名哲保身特意把自己的盟友身份抖出來,在大氣電波之前把他們打造成事件元兇,說實話本人還是感到蠻鬱悶的…


在以正常人不可能做到的方式逃出生天後,謙遜地說自己身體不及當年靈活的大總統www 本人還真想看看他在年輕時到底強到什麼地步…(=x=)


面對グリード針對左眼死角進攻的作戰方法,大總統解開眼罩,把有着人造人印記的左眼亮出來,以零死角之勢對グリード進行猛攻。事實上看在個人眼裡,就算大總統一直戴着眼罩也好,他也不會敗給グリード,甚至不會因此而吃虧;如無意外的話,他此舉的真正目的是為了打擊グリード的信心,好殺他一個措手不罷。


能夠把削鐵如泥的軍刀鎖住,使大總統無法把刀拔出來的腹肌 (=x=) 這在現實中真能做到嗎?假如大總統再往上或往下拖的話,バッカニア的傷口不會變得更大嗎?這可是一把能夠輕易把經過強化的機械鎧破壞的刀啊…


在得知眼前對手正是害自己孫女斷臂的元兇後勃然大怒,給人一種打算玉石俱焚氣勢的フー。加上次回預告,看來フー這個便當是跑不掉的了… (嘆)

 

 

因為懶 由於lag太久 的原故(看和寫的時間相隔三天),結果腦袋一片空白,因此本話感想為零。(不要打臉) 次回「永遠の暇」,一個不論標題還是旁白說話內容都充滿便當味的一話…


やまたま | 4th May 2010 | A for Anime | (168 Reads)


在ロィ暴走事件解決後,リザ對雖為イシュヴァール人、郤肯協助自己說服曾經在殲滅戰中殺害大量同胞的ロィ、使他最終能回復理智的スカー道謝的部份。由於參與過殲滅戰的關係,リザ覺得自己這種劊子手沒資格去道謝身為イシュヴァール人的スカー,然後在後者心裡,他亦同樣對自己在之前出於私恨而進行的連串殺人行為感到內疚,認定自己沒有資格去接受他人的感謝。就算他們知道殲滅戰的真相,明白到自己是不知情的受害者的現在,殲滅戰為他們所帶來的陰影,將繼續在他們心裡纏繞下去…


眼見部下們為給自己製造逃走機會而拼命阻止スロウス突進,アームストロング想起自己在當年沒有挺身阻止殲滅戰的遺憾,並因而發奮起來決心戰鬥到底的一段。 雖然是王道式的熱血,然而本人在看這一段時心裡想的郤是「喵的,有時間在內心掙扎,還不如把握機會,以鍊金術或他自豪的重拳去攻擊對方」… (=x=)


路過的家庭主婦,以及肉店老闆的亂入!看到イズミ輕易地抓緊時機,以四両撥千斤之勢把スロウス摔出去,以及他老公的重擊,本人當時的表情就如アームストロング姊弟般… XD 而オリヴィェ在這一幕的錯愕表情,也大概是絕無僅有的了。 (=w=)


兩位惺惺相惜的兄貴,還有在他們的怪力之下毫無反擊之力的スロウス。看來光是這兩個人的重拳,已足以讓スロウス因內傷而死幾次了,至於那些貫穿スロウス身體的鍊金術,其實只是做做樣子,讓觀眾能夠單憑肉眼知道他曾經「死過」而已… (=w=)


在不知不覺間用盡賢者之石的再生能力,並迎接死亡的スロウス。如無意外的話,他大概是最能豁達地面對死亡的一個人造人——因為他甚至懶得去在意死亡… (=x=)


面對着父親大人一言不發地挑起戰鬥,ホーエンハイム一再嘗試牽動他的情緒,最終在他說到父親大人為了消除寂寞而製造人造人時,終成功使對方收手,停下來跟自己說話。看來就算把人類的七宗罪從身上割捨也好,人造人亦無法克服不死的孤寂… (=x=)


當父親大人攻擊得手之際,本想趁機把ホーエンハイム體內的賢者之石吸收,然而現在ホーエンハイム體內的賢者之石,經已變得和當年的有所不同,並和他產生排斥… 這當中到底有什麼玄機?ホーエンハイム在這些年來對自己做了什麼手腳?又是否和他在故事中盤某個奇怪的術式有關?


在這兩位等級破百的路過主婦和肉店老闆面前,當初看起來很強的不死兵團,如今亦變得不堪一擊,兩三下功夫就能讓他們無法動彈。雖然本人很明白,對於沒有復原能力的量產人造人來說,只要扭斷四肢他們就會失去行動能力,然而看到イズミ夫婦赤手空拳地制伏他們時,心裡還是很不是味兒… (=x=)


面對着部下是否以大總統房間作為指揮室的問題,オリヴィェ說了一句相當有意思的說話:這是否意味着,她實際上沒興趣成為國家的最高領導人,或者退一步來說,她不會做那個受萬人注目、在表世界活耀的最高權力者?也許她所喜歡的,是從監察者角度,或是以幕後黑手的身份去影響這個國家…


就在北方軍成功鎮壓中央司令部之際,因爆炸事件而失踪的大總統再度現身,並率領身處司令部外的軍隊進行反擊!站在觀眾角度,大總統的個體作戰能力固然是毋庸置疑,然而作為一位司令官,他將如何利用手上那看起來不特別強的中央軍去鎮壓強悍的北方軍?這可說是本人對下一話的最大期待…



雖然約束之日的關鍵應該在於父親大人那邊,然而此刻本人所期待的,郤是中央軍和北方軍之間的戰鬥: 和以鍊金術為主的戰鬥相比,本人更喜歡看「人」與人之間的「正常」戰鬥多一點…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