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やまたま | 30th Jun 2010 | A for Anime | (226 Reads)


從エド那兒嚐到苦頭,加上體內「神」的力量的反噬,父親大人轉而打グリード的主意,在突襲成功後企圖把グリード所擁有的賢者之石吸進自己體內。姚麟雖然努力阻止,然而在難以扭轉局勢的情況下,グリード為免姚麟為求自己而受波及,故意向後者撒謊並趁機掙脫他的手,甘願被父親大人吸收自己!在找到真正所要追求東西的同時,グリード對同伴的看法亦從之前「老子的東西」變成「自己珍而重之的東西」,為了保護同伴能夠犧牲自己…


雖然被父親大人吸收,然而グリード並沒有坐以待斃,反而維持着自己的意識,抱着同歸於盡的心態發動碳化能力,使父親大人的身體變得脆弱,失去作戰能力,最終逼使父親大人把他從體內揪出來並施以最後一擊… 對於一直為填補由內心空虛演變而成的貪婪而行動的グリード來說,同伴的平安,還有他們對自己痛心,大概能使他在生命最後一段時間裡得到滿足罷。


在賢者之石的過激消耗和エド的攻擊下,父親大人終於真正被體內「神」的力量反噬,並被該股力量帶至真理面前,而後者更讓打回原狀的父親大人體驗在他眼裡的「絕望」真理。說實話,本人並沒想過父親大人會就這樣消失:畢竟還有一話多的時間… (死)
關於這一段,個人認為真理對父親大人最有意見的,並不是父親大人企圖吸收他一事,而是父親大人那種在依靠人類去取得力量的同時,郤又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把同樣作為「全」之中的「一」的人類貶低的態度;父親大人原本單純追求自由的心,早已隨着他以賢者之石得到軀體而變質,在追求更多東西的同時,變得輕視作為他身體組成的人類了。


在大戰過後,エド即時為把アル從門那邊的世界帶回來想辦法。雖然有賢者之石可用,而ホーエンハイム亦主動要求以自己作為路費 ,然而在エド堅守不以他人性命去達成目的的原則下,他最終拒絕了他們的好意,努力沉思把弟弟帶回來的方法。最終在他看到弟弟以靈魂為他換回來的右手時,終於想到合適的代價,並再次進入門的另一邊跟真理見面…
エド提出的代價是屬於自己的真理之門,也就是他所擁有的鍊金術知識和能力。鍊金術雖然讓他得到了一般人所沒有的力量,亦使他產生了「鍊金術無所不能」的想法,因此犯下了人體鍊成的禁忌,而從門內得到的知識,進一步加強了他以鍊金術去解決問題的想法。然而一連串的經歷和生離死別,エド明白到鍊金術並非萬能,即使沒有鍊金術他仍然能夠好好活下去,因此他決定以自己的鍊金術能力和知識為代價,跟真理討回アル。對於エド安於以「全之中的一」的普通人身份活下去的豁達,真理予以賞識並欣然收下エド的真理之門,讓アル重現在エド面前,並利用アル那邊的門離開,回到現實世界…至此,エド兄弟的旅程終於到達終點了。




得同時接受老伴離開,還有他和義子皆是人造人真相的大總統夫人。雖然跟主線故事無關,然而本人其實蠻希望制作組能夠對大總統夫人有多一點的落墨…


ホーエンハイム的退場。對於為了能夠像正常人般死去而踏上旅程的他來說,死固然是一種解脫,然而在大戰過後、兒子剛體諒自己不久、尚未享受任何天倫之樂就得離開人世,就讓人有種唏噓的感覺… (=x=)
而這也解釋了為何ホーエンハイム自擋下父親大人轟掉半個司令部的一擊後再也沒有任何攻勢:早在當時,他體內化為賢者之石的靈魂經已耗盡,只剩下自己一人的靈魂了…

 


ホーエンハイム的退場讓本人感到黯然:雖然心裡早已知道這角色很難活到最後,然而他在成功撐過最後一戰的情況下,居然活不到第二天日出,孩子不知道的情況下於在亡妻的墳前離開,就算他離開時一臉滿足也好,亦教本人心痛… (=x=)


やまたま | 24th Jun 2010 | A for Anime | (177 Reads)


面對着ホーエンハイム質問自己人造人能夠創造出什麼,父親大人利用他們不願傷害人類的心理,把自己體內早已變成賢者之石的靈魂釋放出來,並以人類的姿態現身在眾人之前,作人牆保護自己,並趁他們因心軟而鬆懈之際施以大招攻擊。站在人類的角度,這一着固然卑劣,然而對視人類靈魂為消耗品的父親大人來說,這只是稍微揮霍自己體內的能量的攻擊手段而已… (=x=)


看着死去的大總統,オリヴィェ想起了那些在司令部正門跟大總統力戰而死的部下們,心有感觸並因而走到大總統的遺體前,問他這個永不會得到回答的問題。雖然向來給人一種冰冷的感覺,然而當オリヴィェ因傷而無法戰鬥下去時,她重情義的感性面亦浮現出來,為部下們爭口氣…


在這個超人橫行的世界裡,沒想到一般人還有發揮力量的機會。(茶) …って,其實本人真正想唸的是父親大人的腦殘:明明眼前就有ホーエンハイム這塊內含大量賢者之石的肥肉,怎麼父親大人會把一下子把他推開,以エド和イズミ為目標?難道父親大人害怕ホーエンハイム體內那些有着反抗意識的靈魂?(好罷,其實就父親大人被狙擊的結果而言,不管他吸誰其實也沒有分別的)


當グリード為父親大人的力量而神往,並蠢蠢欲動之際,姚麟主動跟他搭話,指出他真正想要的其實並不是力量的一段。會跟佔據自己身體的人如此溝通,姚麟其實根本沒有打算把グリード從自己身體趕走罷www


無視姚麟的說話,グリード為了把父親大人的力量搶過來而對他發動攻勢,本想在自己被吸收時把對方的力量搶過來,然而到頭來還是不敵父親大人,還差點整個人被吸進體內。(=_=) 不過他的進攻倒有別的作用:為了吸收グリード,父親大人得解開部份的保護罩,除了為エド他們提供進攻的機會外,還逼使父親大人花更多的能量去進行防衛…


在人類方努力不懈、連綿不斷的進攻下,一直消耗着賢者之石能量的父親大人終於無法控制體內的「神」的力量,出現力量反唬的情況了。雖說這是眾人努力之下的成果,然而這段最能讓人燃起來的,還是エド在右手機械鎧報廢後毫不猶疑地以腿繼續進攻的一幕:要把看似不可能的事變成可能,就得靠這份堅定的意志…


遭受力量反唬的父親大人失去理智,對賢者之石有着異常渴求,為了吸收賢者之石對距離自己最近、左臂被鋼枝插着而無法動彈的エド下手。眼見兄長無法使用鍊金術且無法離開,而自己也殘破不堪,無法繼續作戰,アル請求張梅協助,使他能夠進行逆行的人體鍊成,以自己的靈魂為代價,把兄長的右手換回來!這一段固然感人,只是既然連張梅的飛刀也能分散父親大人的注意力,本人實在對其他人(尤其是有氣力和時間去叫兒子名字的ホーエンハイム)在這種關頭不以行動去阻止父親大人感到鬱悶,有種御都合主義的感覺… (=x=)


在跟肉體合二為一後,真理在アル面前現身並和他進行的一段對話。雖然在アル深信エド終會前來找自己的情況下,對話的氣氛相當平常,然而從真理的語氣還有應對來看,他明顯有着瓶中小人的那份腹黑…  (=x=)


在眾人對エド的聲援下,グリード終於領悟到自己真正所渴求的並不是力量,而是支持和信任自己的同伴。這答案雖然給人一種老土的感覺(應該說很有少年漫畫的感覺),然而回看グリード自離開父親大人後跟合成獸們在Devil's Nest那種「尚算安份」的生活,則會明白這觀點的精闢之處…



戰鬥傾向主角方有利的一話。然而對エド來說,除了要阻止父親大人以及約束之日的發生外,現得把弟弟從門的另一邊接回來(甚至會以修正拳去修理「真理」XD);未知在餘下的兩話時間裡,故事將如何交代這一切?


やまたま | 18th Jun 2010 | A for Anime | (333 Reads)


借エド跟アル小時候閱讀鍊金術典籍的片段,去解釋約束之日對父親大人計劃的必要性,以及其行動目的:在完美存在呈現之時打開真理之門,將裡面所包含的真理據為己有,並以整個國家人民靈魂作為控制真理的力量,使自己成為神一般的完美存在…


得到「真理」後連外表也變得年輕的父親大人。只可惜由於時間關係,父親大人這莊嚴的造物主形態只維持兩分鐘左右… (^^||)


在父親大人成功使用國土鍊成陣的同時,ホーエンハイム經年累月所佈下、能把被父親大人吸去的靈魂回到原來身體的鍊成陣亦隨之而啟動!而這裡亦解釋了ホーエンハイム在早前的故事中給自己放血,讓「血液」往地上流的理由。只是本人還真沒想到,原來人類在賢者之石的形態時不僅能保留意識,還可以憑自己的力量發動如此強大的鍊成陣:該說ホーエンハイム管理體內靈魂的方式得宜,既能使他們破壞父親大人的軀殼,還可以猛留在地裡,一直等待機會來臨嗎?


スカー和大總統對決的最後部份。沒想到最強之眼會因為日蝕結束、反射在劍刃的光芒而露出破綻,被スカー一發逆轉廢去雙手…
這段雖然短暫,然而讓人感慨的地方郤不少,像スカー的刻意留手(換作是以前的スカー,肯定是一擊必殺的鍊成分解,而不是只分解雙手,單純奪去對手的攻擊力),還有大總統那明知大勢已去,但仍用最後一分力去讓スカー受傷的、對父親大人的那份忠誠…


大總統的最期。雖然如他所說,他在被設計好的舞台上走過人生,然而從他跟蘭芳的話可以得知他和妻子之間那份互通的心靈,以及對她的信任…由此可見,他在之前強調妻子是他自己找來時的那份欣慰,絕不僅是因為這是他人生中唯一按自己意願所作出的決定,還包括他對自己能夠遇到這位伴侶的感激之情…
至於蘭芳在聽到大總統的回答後愕然的真正原因,大概是由於她從中聯想到自己跟姚麟的情況罷…


從大總統身上找到的,之前由金牙博士拿着的賢者之石。這一小瓶賢者之石將會在後面的故事中起什麼作用?


在幾經波折下終於成功發動,借助鍊丹術以大地之氣流動的運作原理,把賢者之石阻隔地殼能量的效果消除,使鍊金術的真正威力得以發揮的逆轉國土鍊成陣。雖然跟預期的有所不同(本人在之前一直以為這是用來讓把被鍊成賢者之石的人回復原狀的鍊成陣),然而對エド等人來說,這術式能使他們的鍊金術能力有顯著上升,有更多的本錢去對付這位體內有着數十萬靈魂的父親大人罷。


為了保命,プライド在眾人追擊父親大人時把エド留下,本希望佔據他的軀體作為新的容器,郤因而受到雖被吸收但仍能保持自我的キンブリー阻止,不單造就エド解圍的機會,還讓他使出マルコー之前對エンヴィー時所用過的鍊成術,把プライド的本體從容器中揪出來!至此,父親大人身邊已無可用之兵,而眾人所要對付的也只剩下他一人…
作為這一段劇情的關鍵人物,キンブリー再度展現出他獨特的魅力:對於被プライド吸收一事,他完全沒有放在心裡,既沒有恨憎恨プライド,也不像姚麟般想取而代之,只是靜靜地待在一旁觀看事態發展,然而當他看見プライド為了求存而想佔據人類肉體,與他自身的價值觀相違時,即使明知プライド被幹掉自己也會消失,也還是現身干擾プライド的行動,及至エド把プライド本體揪出、自己將要消失之際,也只是 耍帥 灑脫地 道別,確是給人一種帥氣的感覺…

 

 

對大總統的便當,本人多少感到惋惜,甚至有「假如プライド能跟大總統交換下場」的想法…(苦笑) 當然,由於此作一直強調年輕人才是未來橋樑的關係,因此作者是絕不會殺小孩(即使裡面其實是最老的人造人)而把德高望重的大總統留在人世的。 怎樣也好,對於大總統夫人來說,能夠保住兒子已是萬幸的了;縱使現在的他只剩下人造人的原形也好,但作為一位母親,她還是會把他視如己出的罷… 至此忽發奇想,難道說蘭芳手中的賢者之石,將會在一切結束後用於プライド身上,使他恢復人類的面貌,好讓他能夠待在大總統夫人身邊? (=_=)


やまたま | 12th Jun 2010 | A for Anime, N for Nico | (180 Reads)

 

 

對於同時看過兩套作品的本人來說,這段重現《Ef》第二季OP所有演出方式的片只能用「超有心思」來形容:對於沒有看過《Ef》的人來說,這些看上去沒完沒了的OP Loop可能沒有什麼意義,然而那些用色、反轉圖像等的演出,正是該作用來反映故事節奏和氣氛轉變的藝術性表現。總之,假如是有看過《Ef》第二季,或是肯耐心細味那些演出手法背後的意味的話,就肯定會對那完成版OP有很大的感觸:當本人看到朋也牽着渚的手走時,內心不其然為之悖動了。(本人好像忘了一個更大的前提:就是看的人要先知道《Clannad》的故事內容 orz)


やまたま | 9th Jun 2010 | A for Anime | (532 Reads)


由於從電台廣播中聽到ロス的聲音,ブロッシュ來到ロィ一黨人所在的電台,利用其軍人身份向正要準備進攻的部隊要求當說客,與對方進行談判。當然,與其說是說客,還不如說假如他藉此機會加入ロィ他們,或至少假借談判之名為他們爭取時間… (=w=) 雖然就結果(國土鍊成陣發動)而言,這其實一點意義也沒有的…


由於運行原理不同,鍊丹術不受父親大人的力量影響,因此張梅自告奮勇,希望能夠以鍊丹術去對付父親大人,然而在父親大人立於不敗之地(一行人身處在他的身體(容器)內,而他更能夠利用賢者之石的力量憑空鍊成)的情況下,沒兩三下工夫張梅經已被父親大人擊退並受傷了。 (=-=)


當ロィ和北方軍在表舞台興風作浪時,默默地潛入中央的イシュヴァール人亦開始行動,為了把父親大人的國土鍊成陣偷天換日、轉變成スカー兄長的研究成果而奔走。跟籌備多年、利用中央地下水道連貫而成的鍊成陣相比,這邊只在約束之日當天才倉卒布陣,其可行性實在讓人擔心;這畢竟是全國範圍的鍊成陣啊… (=x=)


明明這是大總統為自己能夠從一切責任和宿命中解放出來,單純享受戰鬥的自白,怎麼本人會在這時候想起這位痴將的… orz


說實話這段本人也看傻眼了:雖說現在的スカー經已放下仇恨的心,然而本人沒想到他會為了制止約束之日而放下對鍊金術的成見(不僅是由於他兄長的事,還包括イシュヴァール人本身對鍊金術的反感),把兄長研究出來的再構築刺青刻在自己的左手之上… 那請問一句,現在的スカー能否使用Hell and Heaven?(死)


至此,父親大人終於透露出自己的最終目的:以整個國家的人的靈魂作動力,於日蝕之日開啟星球規模的真理之門,再把門內的真理拉到地上後與之融合,使自己成為完美的存在!而知道父親大人計劃的グリード,本打算在國土鍊成陣發動之際襲擊父親大人,取代他成為術式的受益者,只可惜作為從父親大人的貪婪中分裂出來的兒子,其想法早已被父親大人看穿,因此先在假的中心點中準備鍊成陣,及至グリード現身後才到真正的中心點發動術式。可以說,自父親大人把整個地下據點變成自己的容器開始,グリード的作戰計劃就注定失敗的了。


毫無疑問是本話的重頭戲:國土鍊成陣的發動。雖然氣勢十足,震撼人心,然而不知為何,本人看時心裡所奏出的郤是這首歌… (死) 大概,對於沒有看過相關作品的人來說,這一幕會在他們心裡留下深刻的印象罷。

 

國土鍊成陣發動回。由於接下來的劇情實在太好猜,因此本人也沒有心情去思考劇情,直接期待那逆轉國土鍊成陣如何發揮作用好了…  (=_=)


Next